首頁 > 知識庫 > 正文

趙遐介紹 了解趙遐的詳細內容

展開全部玫瑰代表愛情白鴿象征和平長城像徴中國熊貓像徴可愛*展開全部http://www.wysyz.com/teacher/ShowArticle.asp?ArticleID=448楊柳: 據《三輔黃圖·橋》記載:“霸橋在長安東,跨水作橋。漢人送客到此橋,折柳贈別。”由于“橋”“留”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e58685e5aeb931333236383461二字諧音,故經常以此暗喻離別,有惜別懷遠之意,如 “主父西游困不歸,家人折斷門前柳”(李賀《致酒行》),“忽見陌頭楊柳色,悔教夫婿覓封侯”(王昌齡《閨怨》)。又由于“楊柳”多種于檐前屋后,故常作故鄉的象征。如“一上高樓萬里愁,蒹葭楊柳似汀州”,抒發了詩人對故鄉的無限牽掛.從楊柳自身柳絮飄忽不定的特點,又常被詩人當作遣愁的憑借,如“試問閑愁都幾許?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賀鑄《青玉案》)。 燕子: 燕子因結伴而成為愛情的象征,如“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晏幾<臨江仙>),詞人以“燕雙飛”這一樂景反襯“人獨立”這一哀情,孤獨相思之苦油然而生。又由于燕子有眷戀舊巢的習性,故又成為古典詩詞表現時事變遷,抒發人事代謝的寄托,如“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劉禹錫《烏衣巷》),坦露了詩人面對今昔變化的無限感慨。流水: 因水具有柔和清冷的特點,故常用水比喻月色之類雖具體可感卻難以把握的事物,如“天階夜色涼如水,坐看牽牛織女星“(杜牧《秋夕》),詩人借水的清冷,從側面反映了封建時代婦女的悲慘命運。又因水的剪切不斷、永不停歇與愁緒的無始無終無止無休正好吻合,故詩人又常以水喻愁,如“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銷愁愁更愁”(李白《宣州謝眺樓餞別校書叔云》),“問君能又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花紅易衰似儂意,水流無限似儂愁”(劉禹錫《竹枝詞》),“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閑愁”等等,都是以流水喻愁思的典范。 月亮:古詩中的月亮往往是思鄉的代名詞,是相思之情的載體。如“露從今夜白,月是故鄉明”(杜甫《月夜憶舍弟》),“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張九齡《望月懷遠》)。明月還常常蘊涵詩人的悲愁,如“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征人未還”(王昌齡《邊塞》)的悲壯雄渾。有時明月還蘊涵時空的永恒,如“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李白《把酒問月》),把時間對生命的劫掠和生命在時間面前的無奈表現得淋漓盡致。此外,月亮有圓有缺,月圓可喻親朋相聚,事情結果圓滿,月缺可喻親朋分離,事情不如意,所謂“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說的就是這個道理。宋代呂本中的詞《采桑子》即借月亮的這兩個特點來喻人事:“恨君不似江樓月,南北東西,南北東西,只有相隨無別離。 恨君卻似江樓月,暫滿還虧,暫滿還虧,待得團圓是幾時。”梅花: 迎寒早開,美麗脫俗,詩詞中梅花常常是堅忍不拔高風亮節的人格象征,是身陷逆境卻勇往直前為理想而拼搏的勇者,是趨絕于世清高隱逸不隨波逐流的孤高智者。梅花詩中最著名的莫如林和靖的“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還有南宋詩人盧梅坡的“梅須遜雪三分白,雪卻輸梅一段香”,哲理暗蘊,意味深長。它的另一首:“有梅無雪不精神,有雪無梅俗了人。日暮詩成天又雪,與梅并作十分春。”描繪了詩人踏雪賞梅賦詩的情景,可見詩人的曠遠逸致,別有一番高雅情趣。詩人謝枋《武夷山中》詩云:“十年無夢得還家,獨立青峰野水涯。天地寂寥山雨歇,幾生修得到梅花。”以深山中梅花高潔超塵的形態,象征詩人自己不隨俗浮沉的崇高品格。菊花: 菊花清麗淡雅,芳香襲人,而且欺霜傲雪,它艷于百花凋后,不與群芳爭列,在詩詞中常常是恬然自處,傲然不屈品格的象征。元稹《菊花》:“秋繞舍似陶家,編繞籬邊日漸斜。不是花中偏愛菊,此花開后更無花。”則表達了詩人對堅貞,高潔品格的追求。其他如“寧可枝頭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風中”(鄭板橋《寒菊》)。“寂寞東籬濕露華,依前金靨照泥沙“(范成大《重陽后菊花二首》)等詩句,都借菊花寄寓詩人崇高的精神品質,這里的菊花無疑成為詩人一種人格的寫照。蓮花:又名荷花,芙蓉,芙蕖,菡萏等。由于“蓮子”即“憐子”諧音,“憐”意為“愛慕”,“子”,第二人稱敬稱,“憐子”即愛慕心上人,所以古詩中有不少寫蓮的詩句,借以表達愛情。如南朝樂府《西洲曲》:“采蓮南塘秋,蓮花過人頭。低頭弄蓮子,蓮子清如水。”虛實相生,語意雙關,表達另一個女子對所愛的男子的深長思念何愛情的純潔。又由于蓮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故被視為處于濁世而仍保持氣節的高潔之士的象征。青松:它是耐寒樹木,經冬不凋,因此常被看作有剛正節操的象征。李白的《贈書侍御黃裳》:“君學長松,慎勿作桃李。”韋黃裳一向諂媚權貴,李白寫詩規勸他,希望他做一個正直的人。三國人劉楨《贈從弟》:“豈不罹凝寒,松柏有本性。”詩人以此句勉勵堂弟要像松柏那樣堅貞,在任何情況下都要保持高潔的品質。鴻雁:雁是侯鳥,春秋遷徙。秋天,大雁仿佛奮力飛回故巢,這種情景每每牽動游子的思鄉之情,因此詩人常常借大雁抒情,寄寓自己濃濃的鄉愁。如“人歸落雁后,思發在花前”(薛道衡《人日思歸》),早在花開之前,就起了歸家的念頭,但等到雁已北歸,人還沒有歸家。詩含蓄而又婉轉。以雁寫思的還有“鄉心正無限,一雁過南樓”(趙遐《寒塘》),“夜聞歸雁生鄉思,病人新年感物華”(歐陽修《戲答元珍》)。也有以鴻雁代指書信的,如“鴻雁幾時到,江湖秋水多”(杜甫《天末懷李白》)。“云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李清照《一剪梅》)等等。竹子:它虛心,有節,根固,瀟灑,挺拔,所以,詩詞中多為“堅貞”,“高雅”,“氣節”的 象征。詩人常借竹言志,托竹寓情。蘇軾在《綠竹筠》中詠道:“寧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竹。無肉使人瘦,無竹使人俗。”表達了文人士大夫清高脫俗的雅趣。“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巖中。千磨萬擊還堅韌,任爾東西南北風。”(鄭板橋《竹石》),高度贊揚了竹子不畏逆境,蒸蒸日上的秉性。此外表現高風亮節的,如“自是孔子猷偏愛爾,虛心高節雪霜中”(劉兼《新竹》)。表現頑強生命力的,如“千花百草凋零后,留向紛紛雪里年”(白居易《題李次云窗竹》);表現忠誠的,如“始憐幽竹山窗下,不改清蔭待我歸”(錢起《暮春歸故鄉草堂》)等等。鷓鴣:它在古詩詞里有特定的內蘊。它的叫聲北老百姓摹擬為“行不得也哥哥”,極容易勾起旅途艱險的聯想和滿腔的離愁別緒。如“江晚正愁余,山深聞鷓鴣”(辛棄疾《菩薩蠻·書江西造口壁》)等。鷓鴣的叫聲還可用來婉轉勸人不要遠行,以此表達思念知群,如“座中亦有江南客,莫向東風唱鷓鴣”(鄭谷《席上貽歌者》),它借所謂“江南客”之不忍唱鷓鴣曲,表達詩人不愿繼續游子行的思鄉之情。寒蟬:晉人陸云在《寒蟬賦·序》中稱贊蟬有五務虛美德:頭上有蕤,這是文采;只飲露水,這是清高;不食五谷,這是廉潔;不住窠巢,這是儉樸;應氣候守季節,這是信用。蟬常常成為詩人自比清高的載體,而秋蟬命折旦夕,一番秋雨后,蟬兒便剩下幾聲若斷若續的哀鳴了。因此,蟬又成為悲涼的同義詞了。柳永的 《雨霖鈴》:“寒蟬凄切,對長亭晚,驟雨初歇。”還未直接寫別離,“凄凄慘慘戚戚”之感已充塞讀者心中,釀造了一種足以觸動離愁別緒的氣氛。此外,“秋風發微涼,寒蟬鳴我側”(曹植《贈白馬王彪》)表達的也是這樣的情思。杜鵑:又名杜宇,子規,蜀鳥。傳說蜀王杜宇(即望帝)因水災被迫讓位給他自己的臣子,自己隱居在山林,死后靈魂化為杜鵑。它的叫聲被老百姓摹擬為“不如歸去”,其聲凄慘,因而古詩詞中的杜鵑常常凄涼,哀傷的象征。詩人常常用以表達思親之情,歸家之念。如“湘江日暮聲凄切,愁殺行人歸去船”(吳融《簡州歸降賀京兆云》),該句意為“傍晚杜鵑的凄切之聲,使湘江上尚未歸家的游子更加憂愁悲傷,更加歸心似箭”。傳說杜鵑啼血常用以表現環境之凄涼,如“杜鵑啼血猿哀鳴”(白居易《琵琶行》);也有用其來比喻忠貞的,如“從今別卻江南路,化作啼鵑帶血歸”(文天祥《金陵驛》),詩人以此表達對南宋王朝的赤膽忠心和寧死不屈的民族氣節。梧桐:凄涼悲傷的象征。元人徐再思《雙調·水仙子·夜雨》:“一聲梧桐一聲秋,一點芭蕉一點愁,三更歸夢三更后。”以梧桐夜落和雨打芭蕉寫盡愁思。“春風桃李花開日,秋雨梧桐葉落時”(白居易《長恨歌》),秋日冷雨打在梧桐葉,凄苦之情可想而知。其他如“一葉葉,一聲聲,空階滴到明”(溫庭筠《更漏子》),“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李清照《聲聲慢》)等,大體上也是表達這樣的情感。 浮云:比喻在外漂泊的游子,如“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李白《送友人》)。梅子的成熟: 比喻少女的懷春,如“倚門回首,還把青梅嗅”(李清照《點絳唇》)。駿馬:比喻志向,如“驍騰有如此,萬里可橫行”(杜甫《房兵曹胡馬詩》)。丁香:指愁思或相思,如“自從南浦別,愁見丁香結”(牛嶠《感恩》)。紅豆:象征愛情或相思,如“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愿君多采擷,此物最相思”(王維《相思》)。楊花:寫離情,如“細看來,不是楊花,點點是離人淚”(蘇軾《水龍吟》)。青草:喻離恨,如“離恨恰如春草,更行更遠還生”(李煜《清平樂》)。雨打芭蕉:寫離愁別恨,如“閑愁幾許,夢逐芭蕉雨”(葛勝中《點絳唇》)。折梅:寫離情,如“折梅逢驛使,寄于隴頭人。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陸機《貢范曄》)。春雨:喻愁緒,如“自在飛花輕似夢,無邊絲雨細如愁”(秦觀《浣溪紗》)。長亭、短亭:寫離情,如“何處是歸程?長亭更短亭”(李白《菩薩蠻》)。絲麻:喻愁緒,如“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李煜《相見歡》)。大海:喻愁緒,如“詩窮莫寫愁如海,酒薄難將夢到多”(趙遐)。西風:寫愁緒,如“莫道不銷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李清照《醉花陰》)。猿啼:寫愁緒,如“風急天高猿嘯哀,渚清沙白鳥飛回”(杜甫《登高》)。鴛鴦:喻指恩愛的夫婦,如“得成比目何辭死,愿作鴛鴦不羨仙人”(盧照鄰《長安古意》)。精衛鳥:喻指相愛而不得不分離的男女,如“在天愿作比翼鳥,在地愿為連理枝”(白居易《長恨歌》)。烏鴉:描寫荒涼的景色,表現凄清的氛圍,因此形象不佳,再加上歌喉不爽,故此。如“枯藤老樹昏鴨,小橋流水人家”(馬致遠《天凈沙·秋思》),“斜陽外,寒鴉點點,流水繞孤村”(秦觀《滿庭芳》)本篇文章來源于 福建省第一中學校園網 原文鏈接:http://www.wysyz.com/teacher/ShowArticle.asp?ArticleID=448www.odisxu.buzz*??*?

人物履歷

曾任上海市公安局閔行分局科技科科長。

2020年5月,上海市閔行區行政服務中心副主任。

人物任免

2020年4月,擬任閔行區屬事業單位副職。[1]

2020年5月6日,經區政府研究決定:趙遐同志任上海市閔行區行政服務中心副主任。[2]

參考資料
  • [1]
  • [2]

展開全部松、竹、梅、蘭、柳、山石、溪流、沙漠、古道、邊關、落日、明e68a84e8a2ad62616964757a686964616f31333335316465月、清風、細雨、微草、雪、江河、落葉、天、鳥、鵝、馬、菊、霧、霜、冰、戰場、草原、燭、橋補充:楊柳: 據《三輔黃圖·橋》記載:“霸橋在長安東,跨水作橋。漢人送客到此橋,折柳贈別。”由于“橋”“留”二字諧音,故經常以此暗喻離別,有惜別懷遠之意,如 “主父西游困不歸,家人折斷門前柳”(李賀《致酒行》),“忽見陌頭楊柳色,悔教夫婿覓封侯”(王昌齡《閨怨》)。又由于“楊柳”多種于檐前屋后,故常作故鄉的象征。如“一上高樓萬里愁,蒹葭楊柳似汀州”,抒發了詩人對故鄉的無限牽掛.從楊柳自身柳絮飄忽不定的特點,又常被詩人當作遣愁的憑借,如“試問閑愁都幾許?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賀鑄《青玉案》)。 燕子: 燕子因結伴而成為愛情的象征,如“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晏幾<臨江仙>),詞人以“燕雙飛”這一樂景反襯“人獨立”這一哀情,孤獨相思之苦油然而生。又由于燕子有眷戀舊巢的習性,故又成為古典詩詞表現時事變遷,抒發人事代謝的寄托,如“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劉禹錫《烏衣巷》),坦露了詩人面對今昔變化的無限感慨。流水: 因水具有柔和清冷的特點,故常用水比喻月色之類雖具體可感卻難以把握的事物,如“天階夜色涼如水,坐看牽牛織女星“(杜牧《秋夕》),詩人借水的清冷,從側面反映了封建時代婦女的悲慘命運。又因水的剪切不斷、永不停歇與愁緒的無始無終無止無休正好吻合,故詩人又常以水喻愁,如“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銷愁愁更愁”(李白《宣州謝眺樓餞別校書叔云》),“問君能又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花紅易衰似儂意,水流無限似儂愁”(劉禹錫《竹枝詞》),“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閑愁”等等,都是以流水喻愁思的典范。月亮:古詩中的月亮往往是思鄉的代名詞,是相思之情的載體。如“露從今夜白,月是故鄉明”(杜甫《月夜憶舍弟》),“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張九齡《望月懷遠》)。明月還常常蘊涵詩人的悲愁,如“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征人未還”(王昌齡《邊塞》)的悲壯雄渾。有時明月還蘊涵時空的永恒,如“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李白《把酒問月》),把時間對生命的劫掠和生命在時間面前的無奈表現得淋漓盡致。此外,月亮有圓有缺,月圓可喻親朋相聚,事情結果圓滿,月缺可喻親朋分離,事情不如意,所謂“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說的就是這個道理。宋代呂本中的詞《采桑子》即借月亮的這兩個特點來喻人事:“恨君不似江樓月,南北東西,南北東西,只有相隨無別離。 恨君卻似江樓月,暫滿還虧,暫滿還虧,待得團圓是幾時。”梅花: 迎寒早開,美麗脫俗,詩詞中梅花常常是堅忍不拔高風亮節的人格象征,是身陷逆境卻勇往直前為理想而拼搏的勇者,是趨絕于世清高隱逸不隨波逐流的孤高智者。梅花詩中最著名的莫如林和靖的“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還有南宋詩人盧梅坡的“梅須遜雪三分白,雪卻輸梅一段香”,哲理暗蘊,意味深長。它的另一首:“有梅無雪不精神,有雪無梅俗了人。日暮詩成天又雪,與梅并作十分春。”描繪了詩人踏雪賞梅賦詩的情景,可見詩人的曠遠逸致,別有一番高雅情趣。詩人謝枋《武夷山中》詩云:“十年無夢得還家,獨立青峰野水涯。天地寂寥山雨歇,幾生修得到梅花。”以深山中梅花高潔超塵的形態,象征詩人自己不隨俗浮沉的崇高品格。菊花: 菊花清麗淡雅,芳香襲人,而且欺霜傲雪,它艷于百花凋后,不與群芳爭列,在詩詞中常常是恬然自處,傲然不屈品格的象征。元稹《菊花》:“秋繞舍似陶家,編繞籬邊日漸斜。不是花中偏愛菊,此花開后更無花。”則表達了詩人對堅貞,高潔品格的追求。其他如“寧可枝頭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風中”(鄭板橋《寒菊》)。“寂寞東籬濕露華,依前金靨照泥沙“(范成大《重陽后菊花二首》)等詩句,都借菊花寄寓詩人崇高的精神品質,這里的菊花無疑成為詩人一種人格的寫照。蓮花:又名荷花,芙蓉,芙蕖,菡萏等。由于“蓮子”即“憐子”諧音,“憐”意為“愛慕”,“子”,第二人稱敬稱,“憐子”即愛慕心上人,所以古詩中有不少寫蓮的詩句,借以表達愛情。如南朝樂府《西洲曲》:“采蓮南塘秋,蓮花過人頭。低頭弄蓮子,蓮子清如水。”虛實相生,語意雙關,表達另一個女子對所愛的男子的深長思念何愛情的純潔。又由于蓮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故被視為處于濁世而仍保持氣節的高潔之士的象征。青松:它是耐寒樹木,經冬不凋,因此常被看作有剛正節操的象征。李白的《贈書侍御黃裳》:“君學長松,慎勿作桃李。”韋黃裳一向諂媚權貴,李白寫詩規勸他,希望他做一個正直的人。三國人劉楨《贈從弟》:“豈不罹凝寒,松柏有本性。”詩人以此句勉勵堂弟要像松柏那樣堅貞,在任何情況下都要保持高潔的品質。鴻雁:雁是侯鳥,春秋遷徙。秋天,大雁仿佛奮力飛回故巢,這種情景每每牽動游子的思鄉之情,因此詩人常常借大雁抒情,寄寓自己濃濃的鄉愁。如“人歸落雁后,思發在花前”(薛道衡《人日思歸》),早在花開之前,就起了歸家的念頭,但等到雁已北歸,人還沒有歸家。詩含蓄而又婉轉。以雁寫思的還有“鄉心正無限,一雁過南樓”(趙遐《寒塘》),“夜聞歸雁生鄉思,病人新年感物華”(歐陽修《戲答元珍》)。也有以鴻雁代指書信的,如“鴻雁幾時到,江湖秋水多”(杜甫《天末懷李白》)。“云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李清照《一剪梅》)等等。竹子:它虛心,有節,根固,瀟灑,挺拔,所以,詩詞中多為“堅貞”,“高雅”,“氣節”的 象征。詩人常借竹言志,托竹寓情。蘇軾在《綠竹筠》中詠道:“寧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竹。無肉使人瘦,無竹使人俗。”表達了文人士大夫清高脫俗的雅趣。“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巖中。千磨萬擊還堅韌,任爾東西南北風。”(鄭板橋《竹石》),高度贊揚了竹子不畏逆境,蒸蒸日上的秉性。此外表現高風亮節的,如“自是孔子猷偏愛爾,虛心高節雪霜中”(劉兼《新竹》)。表現頑強生命力的,如“千花百草凋零后,留向紛紛雪里年”(白居易《題李次云窗竹》);表現忠誠的,如“始憐幽竹山窗下,不改清蔭待我歸”(錢起《暮春歸故鄉草堂》)等等。鷓鴣:它在古詩詞里有特定的內蘊。它的叫聲北老百姓摹擬為“行不得也哥哥”,極容易勾起旅途艱險的聯想和滿腔的離愁別緒。如“江晚正愁余,山深聞鷓鴣”(辛棄疾《菩薩蠻·書江西造口壁》)等。鷓鴣的叫聲還可用來婉轉勸人不要遠行,以此表達思念知群,如“座中亦有江南客,莫向東風唱鷓鴣”(鄭谷《席上貽歌者》),它借所謂“江南客”之不忍唱鷓鴣曲,表達詩人不愿繼續游子行的思鄉之情。寒蟬:晉人陸云在《寒蟬賦·序》中稱贊蟬有五務虛美德:頭上有蕤,這是文采;只飲露水,這是清高;不食五谷,這是廉潔;不住窠巢,這是儉樸;應氣候守季節,這是信用。蟬常常成為詩人自比清高的載體,而秋蟬命折旦夕,一番秋雨后,蟬兒便剩下幾聲若斷若續的哀鳴了。因此,蟬又成為悲涼的同義詞了。柳永的 《雨霖鈴》:“寒蟬凄切,對長亭晚,驟雨初歇。”還未直接寫別離,“凄凄慘慘戚戚”之感已充塞讀者心中,釀造了一種足以觸動離愁別緒的氣氛。此外,“秋風發微涼,寒蟬鳴我側”(曹植《贈白馬王彪》)表達的也是這樣的情思。杜鵑:又名杜宇,子規,蜀鳥。傳說蜀王杜宇(即望帝)因水災被迫讓位給他自己的臣子,自己隱居在山林,死后靈魂化為杜鵑。它的叫聲被老百姓摹擬為“不如歸去”,其聲凄慘,因而古詩詞中的杜鵑常常凄涼,哀傷的象征。詩人常常用以表達思親之情,歸家之念。如“湘江日暮聲凄切,愁殺行人歸去船”(吳融《簡州歸降賀京兆云》),該句意為“傍晚杜鵑的凄切之聲,使湘江上尚未歸家的游子更加憂愁悲傷,更加歸心似箭”。傳說杜鵑啼血常用以表現環境之凄涼,如“杜鵑啼血猿哀鳴”(白居易《琵琶行》);也有用其來比喻忠貞的,如“從今別卻江南路,化作啼鵑帶血歸”(文天祥《金陵驛》),詩人以此表達對南宋王朝的赤膽忠心和寧死不屈的民族氣節。梧桐:凄涼悲傷的象征。元人徐再思《雙調·水仙子·夜雨》:“一聲梧桐一聲秋,一點芭蕉一點愁,三更歸夢三更后。”以梧桐夜落和雨打芭蕉寫盡愁思。“春風桃李花開日,秋雨梧桐葉落時”(白居易《長恨歌》),秋日冷雨打在梧桐葉,凄苦之情可想而知。其他如“一葉葉,一聲聲,空階滴到明”(溫庭筠《更漏子》),“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李清照《聲聲慢》)等,大體上也是表達這樣的情感。 浮云:比喻在外漂泊的游子,如“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李白《送友人》)。梅子的成熟: 比喻少女的懷春,如“倚門回首,還把青梅嗅”(李清照《點絳唇》)。駿馬:比喻志向,如“驍騰有如此,萬里可橫行”(杜甫《房兵曹胡馬詩》)。丁香:指愁思或相思,如“自從南浦別,愁見丁香結”(牛嶠《感恩》)。紅豆:象征愛情或相思,如“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愿君多采擷,此物最相思”(王維《相思》)。楊花:寫離情,如“細看來,不是楊花,點點是離人淚”(蘇軾《水龍吟》)。青草:喻離恨,如“離恨恰如春草,更行更遠還生”(李煜《清平樂》)。雨打芭蕉:寫離愁別恨,如“閑愁幾許,夢逐芭蕉雨”(葛勝中《點絳唇》)。折梅:寫離情,如“折梅逢驛使,寄于隴頭人。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陸機《貢范曄》)。春雨:喻愁緒,如“自在飛花輕似夢,無邊絲雨細如愁”(秦觀《浣溪紗》)。長亭、短亭:寫離情,如“何處是歸程?長亭更短亭”(李白《菩薩蠻》)。絲麻:喻愁緒,如“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李煜《相見歡》)。大海:喻愁緒,如“詩窮莫寫愁如海,酒薄難將夢到多”(趙遐)。西風:寫愁緒,如“莫道不銷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李清照《醉花陰》)。猿啼:寫愁緒,如“風急天高猿嘯哀,渚清沙白鳥飛回”(杜甫《登高》)。鴛鴦:喻指恩愛的夫婦,如“得成比目何辭死,愿作鴛鴦不羨仙人”(盧照鄰《長安古意》)。精衛鳥:喻指相愛而不得不分離的男女,如“在天愿作比翼鳥,在地愿為連理枝”(白居易《長恨歌》)。烏鴉:描寫荒涼的景色,表現凄清的氛圍,因此形象不佳,再加上歌喉不爽,故此。如“枯藤老樹昏鴨,小橋流水人家”(馬致遠《天凈沙·秋思》),“斜陽外,寒鴉點點,流水繞孤村”(秦觀《滿庭芳》)*www.odisxu.buzz*?*?

聲明:本網內容旨在傳播知識僅供參考,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文字及圖片版權歸原網站所有。

上海閔行區上海閔行區
你可能還關注
熱門推薦
今日推薦 更多
2019四肖免费期期准一 (★^O^★)MG沉默的武士_豪华版 22选5 (^ω^)MG正中红心送彩金 (-^O^-)MG幸运妖精_豪华版 (*^▽^*)MG真正高手客户端下载 中国福利彩票有高频彩吗 福建快3今天开奖号码一览 (*^▽^*)MG热力宝石_电子游艺 江苏快3走势图基本图0 (^ω^)MG星际争霸战官网 浙江20选5中三个多少钱 (★^O^★)MG美丽骷髅APP下载 (★^O^★)MG法老王的秘密客户端下载 (^ω^)MG恋曲1980游戏说明 (★^O^★)MG八宝一后怎么玩容易爆分 (★^O^★)MG经典243爆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