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知識庫 > 正文

茅茨不剪介紹 了解茅茨不剪的詳細內容

展開全部*展開全部天對e5a48de588b662616964757a686964616f31333431356666地,雨對風。大陸對長空。山花對海樹,赤日對蒼穹。雷隱隱,霧蒙蒙。日下對天中。風高秋月白,雨霽晚霞紅。牛女二星河左右,參商兩曜斗西東。十月塞邊,颯颯寒霜驚戍旅;三冬江上,漫漫朔雪冷魚翁。河對漢,綠對紅。雨伯對雷公。煙樓對雪洞,月殿對天宮。云叆叇,日曈朦。臘屐對漁蓬。過天星似箭,吐魄月如弓。驛旅客逢梅子雨,池亭人挹藕花風。茅店村前,皓月墜林雞唱韻;板橋路上,青霜鎖道馬行蹤。山對海,華對嵩。四岳對三公。宮花對禁柳,塞雁對江龍。清暑殿,廣寒宮。拾翠對題紅。莊周夢化蝶,呂望兆飛熊。北牖當風停夏扇,南檐曝日省冬烘。鶴舞樓頭,玉笛弄殘紅子月;鳳翔臺上,紫簫吹斷美人風。擴展資料內容簡培喊陸介:《笠翁對韻》是從前人們學習寫作近體詩、詞,用來熟悉對仗、用韻、組織詞語滲褲的啟蒙讀物。作者李漁,號笠翁,因此叫《笠翁對韻》。全書分為卷一和卷二。按韻分編,包羅天文、地理、花木、鳥獸、人物、器物等配頃的虛實應對。從單字對到雙字對,三字對、五字對、七字對到十一字對,聲韻協調,瑯瑯上口,從中得到語音、詞匯、修辭的訓練。從單字到多字的層層屬對。較之其他全用三言、四言句式更見韻味。作者簡介:李漁( 1611 ~ 1680 ),原名仙侶,字謫凡,號天徒。中年改名李漁,字笠鴻,號笠翁。明末清初著名戲曲家。浙江蘭溪人。李漁出生時,由于其祖輩在如皋創業已久,此時 “ 家素饒,其園亭羅綺甲邑內 ” ,故他一出生就享受了富足生活。其后由于在科舉中失利,《閑情偶寄》一書就是在這一段內完成并付梓的。 1672 、1673 年,隨著喬、王二姬的先后離世,支撐李漁富足生活的家庭戲班也土崩瓦解了,李漁的生活從此轉入了捉襟見肘的困頓之中,經常靠舉貸度日, 1680 年,古稀之年的李漁于貧病交加中離奇去世。本回答被網友采納*展開全部  原文卷一  一 東   天對地,62616964757a686964616fe4b893e5b19e31333330323339雨對風。大陸對長空。山花對海樹,赤日對蒼穹。雷隱隱,霧蒙蒙。日下對天中。風高秋月白,雨霽晚霞紅。牛女二星河左右,參商兩曜斗西東。十月塞邊,颯颯寒霜驚戍旅;三冬江上,漫漫朔雪冷漁翁。   《左傳·昭元年》載,傳說高辛氏有二子,長閼伯,季實沉。兄弟不睦,日尋戈矛。帝遷閼于商丘,主辰;遷沉于大夏,主參,使之永不相遇。斗:北斗七星。戍旅:守邊塞的兵卒。   河對漢,綠對紅。雨伯對雷公。煙樓對雪洞,月殿對天宮。云叆叇,日曈曚。臘屐對漁篷。過天星似箭,吐魄月如弓。驛旅客逢梅子雨,池亭人挹藕花風。茅店村前,皓月墜林雞唱韻;板橋路上,青霜鎖道馬行蹤。   叆叇:察段兄濃云蔽日之狀。曈曚:日初出將明未明之狀。蠟屐:晉代阮孚好蠟屐,謝靈運亦有登山蠟屐。梅子雨:即黃梅雨。五月江南雨,迎梅又送梅。藕花風:夏天荷花開放時的涼風。元王惲詩:“人立藕花風”。“茅店”四句:用唐溫庭筠《商山早行》“雞聲茅店月,人跡板橋霜”詩意。   山對海,華對嵩。四岳對三公。宮花對禁柳,塞雁對江龍。清暑殿,廣寒宮。拾翠對題紅。莊周夢化蝶,呂望兆飛熊。北牖當風停夏扇,南簾曝日省冬烘。鶴舞樓頭,玉笛弄殘仙子月;鳳翔臺上,紫簫吹斷美人風。   華、嵩:西岳華山和中岳嵩山。四岳:指東岳泰山、西岳華山、南岳衡山、北岳恒山。 三公:星名。《晉書?天文志上》:“三公在北三星曰九卿內坐,主治萬事。”清暑殿:三國孫吳有避暑宮,夏日無暑氣。廣寒宮:即月宮。夢化蝶:莊子夢中化蝶,“栩栩然胡蝶也”。兆飛熊:商末呂望釣于渭濱,周文王將狩獵,卜卦:“非龍非螭,非虎非羆,所獲霸王之輔。”果遇呂望于渭陽。   二 冬   晨對午,夏對冬。下餉對高舂。青春對白晝,古柏對蒼松。垂釣客,荷鋤翁。仙鶴對神龍。鳳冠珠閃爍,螭帶玉玲瓏。三元及第才千頃,一品當朝祿萬鐘。花萼樓間,仙李盤根調國脈;沉香亭畔,嬌楊擅寵起邊風。   下餉:下午。高舂:傍晚時分。《淮南子?天文》:“(日)至于淵虞,是謂高舂;至于連石,是謂下舂。”注:“高舂,……民碓舂時也。”三元及第:封建科舉考試,鄉試、會試、殿試都是第一名,叫三元,即解元、會元、狀元。一品當朝:古代宰相為一品官爵。 花萼樓:唐明皇在興慶宮建花萼樓,兄弟五人宴樂于其間。仙李:指詩人李白,人稱謫仙人。杜甫詩:“仙李盤根大”。沉香亭:在興慶宮內。唐明皇曾詔李白于此題賞牡丹花《清平調》三首。嬌楊:即楊貴妃 楊玉環。唐明皇寵之而致安史之亂。“邊風”指此。   清對淡,薄對濃。暮鼓對晨鐘。山茶對石菊,煙鎖對云封。金菡萏,玉芙蓉。綠綺對青鋒。早湯先宿酒,晚食繼朝饔。唐庫金錢能化蝶,延津寶劍會成龍。巫峽浪傳,云雨荒唐神女廟;岱宗遙望,兒孫羅列丈人峰。   繁對簡,疊對重。意懶對心慵。仙翁對釋伴,道范對儒宗。花灼灼,草茸茸。浪蝶對狂蜂。數竿君子竹,五樹大夫松。高皇滅項憑三杰,虞帝承堯殛四兇。內苑佳人,滿地風光愁不盡;邊關過客,連天煙草憾無窮。   君子竹:古人謂竹勁節虛心有君子德,晉王子猷喜種之,曰:“何可一日無此君!” 大夫松:秦始皇登泰山,避雨松下,封松為五大夫。三杰:指蕭何、韓信、張良。四兇:指共工、驩兜、三苗、鯀四人。殛,誅殺。   三 江   奇對偶,只對雙。大海對長江。金盤對玉盞,寶燭對銀釭。朱漆檻,碧紗窗。舞調對歌腔。興漢推馬武,諫夏著龍逄。四收列國群王服,三筑高城眾敵降。跨鳳登臺,瀟灑仙姬秦弄玉;斬蛇當道,英雄天子漢劉敗襲邦。   顏對貌,像對龐。步輦對徒杠。停針對擱筆,意懶對心降。燈閃閃,月幢幢。攬轡對飛艎。柳堤馳駿馬,花院吠村尨。酒量微酣瓊杳頰,香塵漫印玉蓮雙。詩寫丹楓,韓女幽懷流御水;淚彈斑竹,舜妃遺憾積湘江。   四 支   泉對石,干對枝。吹竹對彈絲。山亭對水榭,鸚鵡對鸕鶿。五色筆,十香詞。潑墨對傳卮。神奇韓干畫,雄渾李陵詩。幾處花街新奪錦,有人香徑淡凝脂。萬里烽煙,戰士邊頭爭保塞;一犁膏雨,農夫村外盡乘時。   菹對醢,燃猛賦對詩。點漆對描脂。璠簪對珠履,劍客對琴師。沽酒價,買山資。國色對仙姿。晚霞明似錦,春雨細如絲。柳絆長堤千萬樹,花橫野寺兩三枝。紫蓋黃旗,天象預占江左地;青袍白馬,童謠終應壽陽兒。   箴對贊,缶對卮。螢炤對蠶絲。輕裾對長袖,瑞草對靈芝。流涕策,斷腸詩。喉舌對腰肢。云中熊虎將,天上鳳凰兒。禹廟千年垂橘柚,堯階三尺覆茅茨。湘竹含煙,腰下輕紗籠玳瑁;海棠經雨,臉邊清淚濕胭脂。   流涕策:西漢賈誼《陳政事疏》:“臣竊惟事勢,可為痛哭者一,可為流涕者二,可為長太息者六。”斷腸詩:宋代女詩人朱淑貞,相傳其對婚姻不滿,故詩詞多幽憤哀傷情調,后人輯有《斷腸詩集》、《斷腸詞集》傳世。云中:漢代北方有云中郡。垂橘柚:唐杜甫《禹廟》詩:“荒庭垂橘柚,古屋畫龍蛇。”茅茨:以土為階,以茅為屋。《韓非子?五蠹》:“堯之王天下也,茅茨不剪,采椽不斫。”湘竹:湘妃竹,又名斑竹。   爭對讓,望對思。野葛對山梔。仙風對道骨,天造對人為。專諸劍,博浪椎。經緯對干支。位尊民物主,德重帝王師。望切不妨人去遠,心忙無奈馬行遲。金屋閑來,賦乞茂陵題柱筆;玉樓成后,記須昌谷負囊詞。 [2]   五 微   賢對圣,是對非。覺奧對參微。魚書對雁字,草舍對柴扉。雞曉唱,雉朝飛。紅瘦對綠肥。舉杯邀月飲,騎馬踏花歸。黃蓋能成赤壁捷,陳平善解白登危。太白書堂,瀑泉垂地三千丈;孔明祀廟,老柏參天四十圍。   戈對甲,幄對帷。蕩蕩對巍巍。嚴灘對邵圃,靖菊對夷薇。占鴻漸,采鳳飛。虎榜對龍旗。心中羅錦繡,口內吐珠璣。寬宏豁達高皇量,叱咤喑啞霸王威。滅項興劉,狡兔盡時走狗死;連吳拒魏,貔貅屯處臥龍歸。   嚴灘:浙江富春江的嚴陵瀨,漢代隱士嚴子陵釣魚處。邵圃:秦代東陵侯邵平棄官種瓜,名東陵瓜。靖菊:陶潛采菊東籬下,謚“靖節”。夷薇:商代末伯夷叔齊,恥食周粟,隱于首陽山,采薇而食。高皇:指漢高祖劉邦。霸王:指西楚霸王項羽。走狗死:《史記?淮陰侯列傳》載,漢高祖擒韓信,信曰:“狡兔死,走狗烹。”臥龍:三國時諸葛亮隱居南陽時,人稱臥龍先生。   衰對盛,密對稀。祭服對朝衣。雞窗對雁塔,秋榜對春闈。烏衣巷,燕子磯。久別對初歸。天姿真窈窕,圣德實光輝。蟠桃紫闕來金母,嶺荔紅塵進玉妃。霸王軍營,亞父丹心撞玉斗;長安酒市,謫仙狂興換銀龜。   六 魚   羹對飯,柳對榆。短袖對長裾。雞冠對鳳尾,芍藥對芙蕖。周有若,漢相如。玉屋對匡廬。月明山寺遠,風細水亭虛。壯士腰間三尺劍,男兒腹內五車書。疏影暗香,和靖孤山梅蕊放;輕陰清晝,淵明舊宅柳條舒。   芙蕖:荷花的別名。周有若:東周時人,孔子弟子,有若貌似孔子,曾一度奉以為師。見《史記?仲尼弟子傳》。漢相如:西漢文學家司馬相如。五車書:《莊子?天下》:“惠施多方,其書五車。”后以學富五車稱人之博學。和靖:宋林逋(字和靖)種梅于杭州西湖之孤山,其詠梅名句有:“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   吾對汝,爾對余。選授對升除。書箱對藥柜,耒耜對耰鋤。參雖魯,回不愚。閥閱對閻閭。諸侯千乘國,命婦七香車。穿云采藥聞仙女,踏雪尋梅策蹇驢。玉兔金烏,二氣精靈為日月;洛龜河馬,五行生克在圖書。   欹對正,密對疏。囊橐對苞苴。羅浮對壺嶠,水曲對山紆。驂鶴駕,待鸞輿。桀溺對長沮。搏虎卞莊子,當熊馮婕妤。南陽高土吟梁父,西蜀才人賦子虛。三徑風光,白石黃花供杖履;五湖煙景,青山綠水在樵漁。   七 虞   紅對白,有對無。布谷對提壺。毛錐對羽扇,天闕對皇都。謝蝴蝶,鄭鷓鴣。蹈海對歸湖。花肥春雨潤,竹瘦晚風疏。麥飯豆糜終創漢,莼羹鱸鲙竟歸吳。琴調輕彈,楊柳月中潛去聽;酒旗斜掛,杏花村里共來沽。   羅對綺,茗對蔬。柏秀對松枯。中元對上巳,返璧對還珠。云夢澤,洞庭湖。玉燭對冰壺。蒼頭犀角帶,綠鬢象牙梳。松陰白鶴聲相應,鏡里青鸞影不孤。竹戶半開,對牖不知人在否?柴門深閉,停車還有客來無。   賓對主,婢對奴。寶鴨對金鳧。升堂對入室,鼓瑟對投壺。覘合璧,頌聯珠。提甕對當壚。仰高紅日近,望遠白云孤。歆向秘書窺二酉,機云芳譽動三吳。祖餞三杯,老去常斟花下酒;荒田五畝,歸來獨荷月中鋤。   投壺:古代宴會上一種飲酒游戲。合璧聯珠:指日、月、五星合聚。《漢書?律歷志上》:“日月如合璧,五星如連珠。”后用以表示會集精華之意。當壚:指賣酒。壚,酒店放酒壇的土臺。 歆向:西漢劉向、劉歆,父子讀書于二酉山。機云:晉陸機、陸云,兄弟名重三吳。   君對父,魏對吳。北岳對西湖。菜蔬對茶飯,苣筍對菖蒲。梅花數,竹葉符。廷議對山呼。兩都班固賦,八陣孔明圖。田慶紫荊堂下茂,王裒青柏墓前枯。出塞中郎,羝有乳時歸漢室;質秦太子,馬生角日返燕都。   梅花數:古占法。相傳為宋代邵雍所作。附會人事,以斷吉兇。竹葉符:即竹使符。漢代分與郡國守相的信符,右留京師,左留郡國。以竹箭五枚刻字制成。山呼:古代臣民對皇帝舉行頌祝儀式,叩頭高呼萬歲三次,叫做山呼。兩都:西漢班固作《兩都賦》。八陣:三國諸葛亮作八陣圖。八陣圖乃行軍陣法。紫荊:漢京兆田真、田慶、田廣兄弟欲分家,堂下紫荊樹忽然枯萎,田家受感動,決定不分家,荊樹亦即復生。青柏:傳說晉王裒父死攀墓柏號哭,柏樹忽枯。 羝乳:西漢蘇武出使匈奴被扣,使牧羝羊(公羊),謂羝羊有乳方可放歸。馬角:《燕丹子》載,戰國時燕太子丹為質于秦,秦王曰:馬生角始可放歸。太子悲啼,馬果生角。   八 齊   鸞對鳳,犬對雞。塞北對關西。長生對益智,老幼對旄倪。頒竹策,剪桐圭。剝棗對蒸梨。綿腰如弱柳,嫩手似柔荑。狡兔能穿三穴隱,鷦鷯權借一枝棲。甪里先生,策杖垂紳扶少主;於陵仲子,辟纑織履賴賢妻。   鳴對吠,泛對棲。燕語對鶯啼。珊瑚對瑪瑙,琥珀對玻璃。絳縣老,伯州犁。測蠡對燃犀。榆槐堪作蔭,桃李自成蹊。投巫救女西門豹,賃浣逢妻百里奚。闕里門墻,陋巷規模原不陋;隋堤基址,迷樓蹤跡亦全迷。   越對趙,楚對齊。柳岸對桃溪。紗窗對繡戶,畫閣對香閨。修月斧,上天梯。螮蝀對虹霓。行樂游春圃,工諛病夏畦。李廣不封空射虎,魏明得立為存麑。按轡徐行,細柳功成勞王敬;聞聲稍臥,臨涇名震止兒啼。   九 佳   門對戶,陌對街。枝葉對根荄。斗雞對揮麈,鳳髻對鸞釵。登楚岫,渡秦淮。子犯對夫差。石鼎龍頭縮,銀箏雁翅排。百年詩禮延馀慶,萬里風云入壯懷。能辨名倫,死矣野哉悲季路;不由徑竇,生乎愚也有高柴。   斗雞:古時雞與雞相搏斗的一種游戲。唐王勃有《斗雞檄》。揮麈:揮動拂塵。晉代人常揮麈清談。子犯:春秋時晉臣。《左傳?僖二十二年》載,晉重耳乞食于野人,野人與之塊,公子怒,欲鞭之,子犯曰:“天賜也。”夫差:春秋時吳國國君。季路:孔子門人。《論語?子路》:子曰:“野哉由也。”高柴:孔子門人。遇衛難不徑不竇(既不走小路,又不走孔道,不知變通)。《論語?先進》:子曰:“柴也愚。”   冠對履,襪對鞋。海角對天涯。雞人對虎旅,六市對三街。陳俎豆,戲堆埋。皎皎對皚皚。賢相聚東閣,良朋集小齋。夢里山川書越絕,枕邊風月記齊諧。三徑蕭疏,彭澤高風怡五柳;六朝華貴,瑯琊佳氣種三槐。   勤對儉,巧對乖。水榭對山齋。冰桃對雪藕,漏箭對更牌。寒翠袖,貴荊釵。慷慨對詼諧。竹徑風聲籟,花溪月影篩。攜囊佳韻隨時貯,荷鋤沉酣到處埋。江海孤蹤,云浪風濤驚旅夢;鄉關萬里,煙巒云樹切歸懷。   攜囊:見前李賀系囊貯詩之注釋。 荷鋤:晉劉伶,好酒。嘗荷鋤自隨曰:“醉死便可埋我。”   杞對梓,檜對楷。水泊對山崖。舞裙對歌袖,玉陛對瑤階。風入袂,月盈懷。虎兕對狼豺。馬融堂上帳,羊侃水中齋。北面黌宮宜拾芥,東巡岱畤定燔柴。錦纜春江,橫笛洞簫通碧落;華燈夜月,遺簪墮翠遍香街。   馬融:西漢馬融堂前教授生徒,后設絳紗帳,置女樂。羊侃:南朝梁羊侃,好奢侈,結舟為齋,亭館皆備,日事游宴。黌宮:古代學校名。拾芥:撿取地上的草芥。比喻取之極易。《漢書?夏侯勝傳》:“勝每講授,常謂諸生曰:‘士病不明經術。經術茍明,其取青紫,如俯拾地芥耳。’”岱畤:岱,泰山。畤,古代祭天地五帝之處。燔柴:燒柴,祭天之禮。《禮?祭法》:“燔柴于泰壇,祭天地。” [3]   十 灰   春對夏,喜對哀。大手對長才。風清對月朗,地闊對天開。游閬苑,醉蓬萊。七政對三臺。青龍壺老杖,白燕玉人釵。香風十里望仙閣,明月一天思子臺。玉橘冰桃,王母幾因求道降;蓮舟藜杖,真人原為讀書來。   朝對暮,去對來。庶矣對康哉。馬肝對雞肋,杏眼對桃腮。佳興適,好懷開。朔雪對春雷。云移鳷鵲觀,日曬鳳凰臺。河邊淑氣迎芳草,林下輕風待落梅。柳媚花明,燕語鶯聲渾是笑;松號柏舞,猿啼鶴唳總成哀。   馬肝:馬肝味劣、喻煩粹之意。雞肋:《三國志?魏書?魏武帝紀》載,曹操攻漢中欲還,出口令曰:雞肋。楊修曰:“雞肋棄之可惜,食之無味,示欲還也!”鳷鵲觀:古代道觀名。 鳳凰臺:在江蘇南京市。落梅:漢應劭《風俗通》:“五月有落梅風,江淮以為信風。   忠對信,博對賅。忖度對疑猜。香消對燭暗,鵲喜對蛩哀。金花報,玉鏡臺。倒斝對銜杯。巖巔橫老樹,石磴覆蒼苔。雪滿山中高士臥,月明林下美人來。綠柳沿堤,皆因蘇子來時種;碧桃滿觀,盡是劉郎去后栽。   金花報:古代狀元寄家信報喜,稱為金花報。玉鏡臺:晉溫嶠娶其姑之女,以玉鏡臺為聘禮。高士臥:《后漢書?袁安傳》載,袁安遇雪天在家高臥不出,人以為賢,舉為孝廉。美人來:隋趙師雄游羅浮山,日暮見一美人邀共飲,雄不覺醉臥。醒來在梅花樹下,翠羽嘈唧其上,月落參橫,惆悵不已。蘇子:蘇軾守杭州,令西湖沿堤種桃柳,人號蘇公堤,簡稱蘇堤。劉郎:唐劉禹錫《自朗州至京戲贈看花諸君子》詩:“玄都觀里桃千樹,盡是劉郎去后栽。”   十一 真   蓮對菊,鳳對麟。濁富對清貧。漁莊對佛舍,松蓋對花茵。蘿月叟,葛天民。國寶對家珍。草迎金埒馬,花醉玉樓人。巢燕三春嘗喚友,塞鴻八月始來賓。古往今來,誰見泰山曾作礪;天長地久,人傳滄海幾揚塵。   蘿月:蘿藤間的月色。南齊孔稚珪《北山移文》:“秋桂遺風,春蘿罷月。”唐李白《贈王判官》詩:“何處我思君,天臺綠蘿月。”葛天民:晉陶潛《五柳先生傳》:“無懷氏之民歟?葛天氏之民歟?”葛天氏,傳說為遠古帝號。古人認為是理想中的自然、淳樸之世。金埒:清王武有馬癖,編錢為金埒。嘗乘馬不渡水,曰:“是必惜錦障泥。”去之,馬乃渡水。作礪:《史記?高祖功臣侯者年表?序》:“封爵之誓曰:‘使河如帶,泰山若礪。國以永寧,爰及苗裔。”礪,磨刀石。揚塵:猶言滄海桑田。   兄對弟,吏對民。父子對君臣。勾丁對甫甲,赴卯對同寅。折桂客,簪花人。四皓對三仁。王喬云外鳥,郭泰雨中巾。人交好友求三益,士有賢妻備五倫。文教南宣,武帝平蠻開百越;義旗西指,韓侯扶漢卷三秦。   申對午,侃對訚。阿魏對茵陳。楚蘭對湘芷,碧柳對青筠。花馥馥,葉蓁蓁。粉頸對朱唇。曹公奸似鬼,堯帝智如神。南阮才郎差北富,東鄰丑女效西顰。色艷北堂,草號忘憂憂甚事;香濃南國,花名含笑笑何人。   奸似鬼:三國時曹操奸偽,人稱奸鬼。南阮:晉代洛陽阮氏,處北者富,處南者貧而多才。 效西顰:古越國美女西施因患心病而捧心皺眉,東村丑女東施以為美,亦捧心效其顰,而丑態益增。忘憂:萱草也名忘憂草。含笑:花名。   十二 文   憂對喜,戚對欣。五典對三墳。佛經對仙語,夏耨對春耘。烹早韭,剪春芹。暮雨對朝云。竹間斜白接,花下醉紅裙。掌握靈符五岳篆,腰懸寶劍七星紋。金鎖未開,上相趨聽宮漏永;珠簾半卷,群僚仰對御爐熏。   五典、三墳:相傳為遠古之書。白接:古代氈巾名。晉代山濤醉后巾帽欹斜。古詩云:“山公斜著白接罹。”五岳箓:道教符箓。   詞對賦,懶對勤。類聚對群分。鸞簫對鳳笛,帶草對香蕓。燕許筆,韓柳文。舊話對新聞。赫赫周南仲,翮翮晉右軍。六國說成蘇子貴,兩京收復郭公勛。漢闕陳書,侃侃忠言推賈誼;唐廷對策,巖巖直諫有劉蕡。   言對笑,績對勛。鹿豕對羊羵。星冠對月扇,把袂對書裙。湯事葛,說興殷。蘿月對松云。西池青鳥使,北塞黑鴉軍。文武成康為一代,魏吳蜀漢定三分。桂苑秋宵,明月三杯邀曲客;松亭夏日,薰風一曲奏桐君。   十三 元   卑對長,季對昆。永巷對長門。山亭對水閣,旅舍對軍屯。揚子渡,謝公墩。德重對年尊。承乾對出震,疊坎對重坤。志士報君思犬馬,仁王養老察雞豚。遠水平沙,有客泛舟桃葉渡;斜風細雨,何人攜榼杏花村。   揚子渡:古津渡名。在江蘇江都縣南。謝公墩:山名,在江蘇江寧縣城北。晉謝安嘗居半山,后來宋王安石也嘗居此。承乾、出震、疊坎、重坤:指八卦中乾、震、坎、坤四卦符號的形象特點。桃葉渡:在江蘇南京市內秦淮河、青溪合流處。晉王獻之妾名桃葉,渡江,以歌送之:“桃葉復桃葉,渡江不用楫。”杏花村:唐杜牧《清明》詩:“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后因以杏花村指賣酒之處。   君對相,祖對孫。夕照對朝曛。蘭臺對桂殿,海島對山村。碑墮淚,賦招魂。報怨對懷恩。陵埋金吐氣,田種玉生根。相府珠簾垂白晝,邊城畫角對黃昏。楓葉半山,秋去煙霞堪倚杖;梨花滿地,夜來風雨不開門。   碑墮淚:晉羊祜死后,襄陽人在峴山建碑紀念,見者莫不墮淚,故稱墮淚碑。賦招魂:《楚辭》中有宋玉所作《招魂》篇,以招屈原之魂。金吐氣:秦王埋金于金陵(今南京)鐘山,以鎮王氣。故稱金陵。玉生根:《搜神記》載,晉楊伯雍汲水于嶺上供過客飲用,三年后有一人飲后贈石一斗,謂種之可生玉。不開門:唐劉方平《春怨》詩:“寂寞空庭春欲曉,梨花滿地不開門。”   十四 寒   家對國,治對安。地主對天官。坎男對離女,周誥對殷盤。三三暖,九九寒。杜撰對包彈。古壁蛩聲匝,閑亭鶴影單。燕出簾邊春寂寂,鶯聞枕上漏珊珊。池柳煙飄,日夕郎歸青瑣闥;砌花雨過,月明人倚玉欄干。   周誥、殷盤:《尚書?周書》有大誥、康誥、酒誥、召誥諸篇。《尚書?商書》中有盤庚上、中、下篇。杜撰:憑空捏造之事。唐代杜舉好為不經之談,人謂之為杜撰。包彈:宋代包拯為御史中丞,不避權貴,人謂之包彈。夕郎:黃門侍郎的別稱。漢應劭《漢宮儀》:“黃門郎日暮入,對青瑣門拜,名曰夕郎。”   肥對瘦,窄對寬。黃犬對青鸞。指環對腰帶,洗缽對投竿。誅佞劍,進賢冠。畫棟對雕欄。雙垂白玉箸,九轉紫金丹。陜右棠高懷召伯,河南花滿憶潘安。陌上芳春,弱柳當風披彩線;池中清曉,碧荷承露捧珠盤。   誅佞劍:漢朱云求賜上方劍斬一佞臣,皇帝問為誰?答為張禹。帝怒令斬之。云攀殿檻以免。進賢冠:唐杜甫詩:“良相頭上進賢冠。”白玉箸:釋家得道,臨終有白玉氣出鼻孔,雙垂如雙玉箸。紫金丹:道家所煉金丹,須九次,謂之九轉金丹。召伯:周公、召公分理天下,以陜為分界,陜以西召伯主之。召公有德政,曾在棠樹下理事,后人懷念召伯,不忍伐其樹。 潘安:晉潘安為河陽令,栽花滿縣,人稱花縣。   行對臥,聽對看。鹿洞對魚灘。蛟騰對豹變,虎踞對龍蟠。風凜凜,雪漫漫。手辣對心酸。鶯鶯對燕燕,小小對端端。藍水遠從千澗落,玉山高并兩峰寒。至圣不凡,嬉戲六齡陳俎豆;老萊大孝,承歡七袞舞斑襕。 [4]   十五 刪   林對塢,嶺對巒。晝永對春閑。謀深對望重,任大對投艱。裙裊裊,佩珊珊。守塞對當關。密云千里合,新月一鉤彎。叔寶君臣皆縱逸,重華父母是嚚頑。名動帝畿,西蜀三蘇來日下;壯游京洛,東吳二陸起云間。   叔寶:南朝陳后主,名叔寶。重華:虞舜名。《書?舜典》:“曰若稽古帝舜,曰重華,協于帝。”嚚頑:蠢而頑固。《書?堯典》:“父頑母嚚”。三蘇:宋蘇洵、蘇軾、蘇轍三父子,皆有文才,人號三蘇。日下:京城。二陸:晉陸機、陸云兄弟,松江人并有才名,人稱二陸。云間:江蘇松江縣之古稱。   臨對仿,吝對慳。討逆對平蠻。忠肝對義膽,霧鬢對云鬟。埋筆冢,爛柯山。月貌對天顏。龍潛終得躍,鳥倦亦知還。隴樹飛來鸚鵡綠,池筠密處鷓鴣斑。秋露橫江,蘇子月明游赤壁;凍云迷嶺,韓公雪擁過藍關。   湘子,幼有仙跡,出外數年不返,韓公壽,湘忽至,書一聯于壁上曰:“云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未幾,韓公諫迎佛骨上表,遭貶至潮州,果經藍關。[5]  原文卷二  一 先   寒對暑,日對年。蹴踘對秋千。丹山對碧水,淡雨對覃煙。歌宛轉,貌嬋娟。雪鼓對云箋。荒蘆棲南雁,疏柳噪秋蟬。洗耳尚逢高士笑,折腰肯受小兒憐。郭泰泛舟,折角半垂梅子雨;山濤騎馬,接籬倒看杏花天。   洗耳:堯時有潁水箕山高人曰巢父、許由,堯欲以天下讓許由,巢父以為污耳,就池水洗之。池主怒曰:“何污我水?” 折腰:晉陶潛為彭澤令,有督郵至,潛曰:“吾不能為五斗米折腰,拳拳事鄉里小人耶!”遂辭官,作《歸去來辭》。 折角:折角巾。見上卷[十一真]“郭泰雨中巾”注釋。 接籬:氈巾。見上卷[十二文]“白接”注釋。   輕對重,肥對堅。碧玉對青錢。郊寒對島瘦,酒圣對詩仙。依玉樹,步金蓮。鑿井對耕田。杜甫清宵立,邊韶白晝眠。豪飲客吞波底月,酣游人醉水中天。斗草青郊,幾行寶馬嘶金勒;看花紫陌,千里香車擁翠鈿。   郊寒島瘦:宋蘇軾《祭柳子玉文》:“元輕白俗,郊寒島瘦”。因孟郊、賈島之詩,清峭瘦硬,好作苦語,故此稱之。 玉樹:《世說新語.容止》:魏明帝使后弟毛曾與夏侯玄共坐。時入謂之“兼葭倚玉樹”。 金蓮:《南史.齊東昏侯妃》載,南朝齊東昏侯以金為蓮花貼地,令潘妃行其上,曰:“步步生蓮花也。”后以金蓮指女子纖足。 清宵立:唐杜甫詩:“思家步月清宵立。” 白晝眠:東漢邊韶常晝眠,弟子嘲之曰:“邊孝先,腹便便,懶讀書,晝貪眠。”   吟對詠,授對傳。樂矣對凄然。風鵬對雪雁,董杏對周蓮。春九十,歲三千。鐘鼓對管弦。入山逢宰相,無事即神仙。霞映武陵桃淡淡,煙荒隋堤柳綿綿。七碗月團,啜罷清風生腋下;三杯云液,飲馀紅雨暈腮邊。   中對外,后對先。樹下對花前。玉柱對金屋,疊嶂對平川。孫子策,祖生鞭。盛席對華筵。解醉知茶力,消愁識酒權。絲剪芰荷開東沼,錦妝鳧雁泛溫泉。帝女銜石,海中遺魄為精衛;蜀王叫月,枝上游魂化杜鵑。   二 簫   琴對管,斧對瓢。水怪對花妖。秋聲對春色,白縑對紅綃。臣五代,事三朝。斗柄對弓腰。醉客歌金縷,佳人品玉簫。風定落花閑不掃,霜馀殘葉濕難燒。千載興周,尚父一竿投渭水;百年霸越,錢王萬弩射江潮。   臣五代:馮道歷事后唐、后晉、后遼、后漢、后周五朝。 事三朝:沈約事南朝宋、齊、梁三朝。 尚父:周初姜尚被周武王尊為尚父。 射江潮:吳越王錢镠,作御潮鐵柱于江中,未成而潮至。王命萬弩射之,潮果退。筑土一升者償錢一升,故名之曰錢塘。   榮對悴,夕對朝。露地對云霄。商彝對周鼎,殷濩對虞韶。樊素口,小蠻腰。六詔對三苗。朝天車奕奕,出塞馬蕭蕭。公子幽蘭重泛舸,王孫芳草正聯鑣。潘岳高懷,曾向秋天吟蟋蟀;王維清興,嘗于雪夜畫芭蕉。   樊素、小蠻:唐白居易之二妾名。白有詩云:“櫻桃樊素口,楊柳小蠻腰。” 六詔:唐時,我國西南部的少數民族稱王為詔,當時有越析、蒙舍等六詔。其地在今云南及四川西南部。 吟蟋蟀:晉潘岳《秋興賦》:“熠耀粲于階闥兮,蟋蟀鳴乎軒屏。” 畫芭蕉:唐王維作畫不論四時,嘗畫雪中芭蕉。   耕對讀,牧對樵。琥珀對瓊瑤。兔毫對鴻爪,桂楫對蘭橈。魚潛藻,鹿藏蕉。水遠對山遙。湘靈能鼓瑟,贏女解吹簫。雪點寒梅橫小院,風吹弱柳覆平橋。月牖通宵,絳蠟罷時光不減;風簾當晝,雕盤停后篆難消。   鹿藏蕉:《列子.周穆王》:“鄭人有薪者,遇鹿而斃之,藏諸泥中,覆之以蕉,俄而失其處,遂以為夢,順途而道其事。傍聞者取之,歸告室人曰:‘薪者夢得鹿,不知其處,我今得之,彼真在夢中矣。’”   …………  以下因字數不夠省略,欲知詳情請見http://baike.baidu.com/view/21539.htm?wtp=cat#2。參考資料:http://baike.baidu.com/view/21539.htm?wtp=cat#2本回答被網友采納*展開全部一東  天對地,雨對風。大陸對長空。山花對海樹,赤日對蒼穹。雷隱隱,霧蒙蒙。日下對天中。風高秋62616964757a686964616fe59b9ee7ad9431333330323863月白,雨霽晚霞紅。牛女二星河左右,參商兩曜斗西東。十月塞邊,颯颯寒霜驚戍旅;三冬江上,漫漫朔雪冷魚翁。  河對漢,綠對紅。雨伯對雷公。煙樓對雪洞,月殿對天宮。云叆叇,日曈朦。臘屐對漁蓬。過天星似箭,吐魂月如弓。驛旅客逢梅子雨,池亭人挹荷花風。茅店村前,皓月墜林雞唱韻;板橋路上,青霜鎖道馬行蹤。  山對海,華對嵩。四岳對三公。宮花對禁柳,塞雁對江龍。清暑殿,廣寒宮。拾翠對題紅。莊周夢化蝶,呂望兆飛熊。北牖當風停夏扇,南簾曝日省冬烘。鶴舞樓頭,玉笛弄殘仙子月;鳳翔臺上,紫簫吹斷美人風。二冬  晨對午,夏對冬。下晌對高舂。青春對白晝,古柏對蒼松。垂釣客,荷鋤翁。仙鶴對神龍。鳳冠珠閃爍,螭帶玉玲瓏。三元及第才千頃,一品當朝祿萬鐘。花萼樓前,仙李盤根調國脈;沉香亭畔,嬌楊擅寵起邊風。  清對淡,薄對濃。暮鼓對晨鐘。山茶對石菊,煙鎖對云封。金菡萏,玉芙蓉。綠綺對青鋒。早湯先宿酒,晚食繼朝饔。唐庫金錢能化蝶,延津寶劍會成龍。巫峽浪傳,云雨荒唐神女廟;岱宗遙望,兒孫羅列丈人峰。  繁對簡,疊對重。意懶對心慵。仙翁對釋伴,道范對儒宗。花灼灼,草葺葺。浪蝶對狂蜂。數竿君子竹,五樹大夫松。高皇滅項憑三杰,虞帝承堯殛四兇。內苑佳人,滿地風光愁不盡;邊關過客,連天煙草憾無窮。三江  奇對偶,只對雙。大海對長江。金盤對玉盞,寶燭對銀釭。朱漆檻,碧紗窗。舞調對歌腔。漢興推馬武,夏諫著尨逄。四收列國群王服,三筑高城眾敵降。跨鳳登臺,瀟灑仙姬秦月玉;斬蛇當道,英雄天子漢劉邦。  顏對貌,像對龐。步輦對徒杠。停針對擱竺,意懶對心降。燈閃閃,月幢幢。攬轡對飛艎。柳堤馳駿馬,花院吠村尨。酒量微熏瓊杳頰,香塵沒印玉蓮雙。詩寫丹楓,韓夫幽懷流節水;淚彈斑竹,舜妃遺憾積湡江。四支  泉對石,干對枝。吹竹對彈絲。山亭對水榭,鸚鵡對鸕鶿。五色筆,十香詞。潑墨對傳卮。神奇韓干畫,雄渾李陵詩。幾處花街新奪錦,有人香徑淡凝脂。萬里烽煙,戰士邊頭爭寶塞;一犁膏雨,農夫村外盡乘時。  俎對醢,賦對詩。點漆對描脂。瑤簪對珠履,劍客對琴師。沽酒價,買山資。國色對仙姿。晚鍵段霞明似錦,春雨細如絲。柳絆長堤千萬樹,花橫野寺兩三枝。紫蓋黃旗,天象預占江左地;青袍白馬,童謠終應壽陽兒。  箴對贊,缶對卮。螢炤對蠶絲。輕裾對長袖,瑞草對靈芝。流涕策,斷腸詩。喉舌對腰肢。云中熊虎將,天上鳳凰兒。禹廟千年垂桔柚,堯階三尺覆茅茨。湘竹含煙,腰下輕紗籠玳瑁;海棠經雨,臉邊清淚濕胭脂。  爭對讓,望對思。野葛對山梔。仙風對道骨,天造對人為。專諸劍,博浪椎。經緯對干支。位尊民物主,德重帝王師。望切不妨人去遠,心忙無奈馬行遲。金屋閉來,賦乞茂林題柱筆;玉樓成后,記須昌谷負囊詞。五微  賢對圣,是對非。悔或覺奧對參微。魚書對雁字,草舍對柴扉。雞曉唱,雉朝飛。紅瘦對綠肥。舉杯邀月飲,騎馬踏花歸。黃蓋能成赤壁捷,陳平善解白登危。太白書堂,瀑泉垂地三千尺;孔明祀廟,老柏參天四十圍。  戈對甲,幄對幃。蕩蕩對巍巍。嚴灘對邵圃,靖菊對夷薇。占鴻漸,采鳳飛。虎榜對龍旗。心中羅錦繡,口內吐珠璣。寬宏豁達高皇量,叱咤暗啞霸主威。滅項興劉,狡兔盡時走狗死;連吳拒魏,貔貅屯處臥龍歸。  衰對盛,密對稀。祭服對朝衣。雞窗對雁塔,秋榜對春闈。烏衣巷,燕子磯。久別對初歸。天姿真窈窕,圣德實光輝。蟠桃紫闕來金母,嶺荔紅塵進玉妃。霸主軍營,亞父丹心撞玉斗;長安酒市,謫仙狂興換銀龜。六魚  羹對飯,柳對榆。短袖對長裾。雞冠對鳳尾,芍藥對芙蕖。周有若,漢相如。玉屋對匡廬。月明山寺遠,風細水亭虛。壯士腰間三尺劍,男兒腹內五車書。疏影暗香,和靖孤山梅蕊放;輕陰清晝,淵明舊宅柳條舒。  吾對汝,爾對余。選授對升除。書籍對藥柜,耒耜對耰鋤。參雖魯,回不愚。閥閱對閻閭。諸侯知乘國,命婦七香車。穿云采藥聞仙犬,踏雪尋梅策蹇驢。玉兔金烏,二氣精靈為日月;洛龜河馬,五行生克在圖書。  欹對正,密對疏。囊橐對苞苴。羅浮對壺嶠,水曲對山紆。驂鶴駕,待鸞輿。杰溺對長沮。搏虎卞莊子,當熊馮婕妤。南陽高土吟梁婦,西蜀才人賦子虛稿前譽。三徑風光,白石黃花供杖履;五湖煙景,青山綠水在樵漁。七虞  紅對白,有對無。布谷對提壺。毛椎對羽扇,天闕對皇都。謝蝴蝶,鄭鷓鴣。蹈海對歸湖。花肥春雨潤,竹瘦晚風疏。麥飯豆麋終創漢,尊羹臚膾竟歸吳。琴調輕彈,楊柳月中潛去聽;酒旗斜掛,杏花村里共來沽。  羅對綺,茗對蔬。柏秀對松枯。中元對上巳,返璧對還珠。云夢澤,洞庭湖。玉燭對冰壺。蒼頭犀角帶,綠鬢象牙梳。松陰白鶴聲相應,鏡里青鸞影不孤。竹戶半開,對牖不知人在否?柴門深閉,停車還有客來無。  賓對主,婢對奴。寶鴨對金鳧。升堂對入室,鼓瑟對投壺。硯合璧,頌聯珠。提饔對當壚。仰高紅日盡,望遠白云孤。歆向秘書窺二酉,機云芳譽動三吳。祖餞三杯,老去常斟花下酒;荒田五畝,歸來獨荷月中鋤。  君對父,魏對吳。北岳對西湖。菜蔬對茶飯,苣筍對菖蒲。梅花數,竹葉符。廷議對山呼。兩都班固賦,八陣孔明圖。田慶紫荊堂下茂,王裒青柏墓前枯。出塞中郎,羝有乳時歸漢室;質秦太子,馬生角日返燕都。八齊  鸞對鳳,犬對雞。塞北對關西。長生對益智,老幼對旅倪。頌竹策,剪桐圭。剝棗對蒸梨。綿腰如弱柳,嫩手似柔荑。狡龜能穿三穴隱,鷦鷯權借一枝棲。角里先生,策杖垂紳扶少主;于陵仲子,辟纑織履賴賢妻。  鳴對吠,泛對棲。燕語對鶯啼。珊瑚對瑪瑙,琥珀對玻璃。絳縣老,伯州梨。測蠡對然犀。榆槐堪作蔭,桃李自成蹊。投巫救女西門豹,賃浣逢到百里奚。闕里門墻,陋巷規模原不陋;隋堤基址,迷樓蹤跡亦全迷。  越對趙,楚對齊。柳岸對桃溪。紗窗對繡戶,畫閣對香閨。修月斧,上天梯。螮蝀對虹霓。行樂游春圃,工諛病夏畦。李廣不封空射虎,魏明得立為存麂。按轡徐行,細柳功成勞王敬;聞聲稍臥,臨涇名震止兒啼。九佳門對戶,陌對街。枝葉對根荄。斗雞對揮麈,鳳髻對鸞釵。登楚岫,渡秦淮。子規對夫差。石鼎龍頭縮,銀箏雁翅排。百年詩禮延余慶,萬里風云入壯懷。能辨明倫,死矣野哉悲季路;不由徑襪,生乎愚也有高柴。  冠對履,襪對鞋。海角對天涯。雞人對虎旅,六市對三街。陳俎豆,戲堆埋。皎皎對皚皚。賢相聚東閣,良明集小齋。夢里山川書越絕,枕邊風月記齊諧。三徑蕭疏,彭澤高鳳怡五柳;六朝華貴,瑯琊佳氣種三槐。  勤對儉,巧對乖。水榭對山齋。冰桃對雪藕,漏箭對更牌。寒翠袖,貴金釵。慷慨對詼諧。竹徑風聲籟,花溪月影篩。攜囊佳句隨時貯,荷鍤沉酣到處埋。江海孤蹤,云浪風濤驚旅夢;鄉關萬里,煙巒云樹切歸懷。  杞對梓,檜對楷。水泊對山崖。舞裙對歌袖,玉陛對瑤階。風入袂,月盈懷。虎兕對狼豺。馬融堂上帳,羊侃水中齋。北面黌宮宜拾芥,東巡岱畤定燔柴。錦纜春江,橫笛洞簫通碧落;華燈夜月,遺簪墮翠遍香街。十灰  春對夏,喜對哀。大手對長才。風清對月朗,地闊對天開。游閬苑,醉蓬萊。七政對三臺。青龍壺老杖,白燕玉人釵。香風十里望仙閣,明月一天思子臺。玉潔冰桃,王母幾因求道降;連舟藜杖,真人原為讀書來。  朝對暮,去對來。庶矣對康哉。馬肝對雞肋,杏眼對桃腮。佳興適,好懷開。朔雪對春雷。云移鳷鵲觀,日曬鳳凰臺。河邊淑氣迎芳草,林下輕風待落梅。柳媚花明,燕語鶯聲渾是笑;松號柏舞,猿啼鶴唳總成哀。  忠對信,博對賅。忖度對疑猜。香消對燭暗,鵲喜對蛩哀。金花報,玉鏡臺。倒斝對銜懷。巖巔橫老樹,石磴覆蒼苔。雪滿山中高士臥,月明林下美人來。綠柳沿堤,皆因蘇子來時種;碧桃滿觀,盡是劉郎去后栽。十一真  蓮對菊,鳳對麟。濁富對清貧。漁莊對佛舍,松蓋對花茵。蘿月叟,葛天民。國寶對家珍。草迎金埒馬,花醉玉樓人。巢燕三春嘗喚友,塞鴻八月始來賓。古往今來,誰見泰山曾作礪;天長地久,人傳滄海幾揚塵。  兄對弟,吏對民。父子對君臣。勾丁對甫甲,赴卯對同寅。折桂客,簪花人。四皓對三仁。王喬云外鳥,郭泰雨中巾。人交好友求三益,士有賢妻備五倫。文教南宣,武帝平蠻開百越;義旗西指,韓侯扶漢卷三秦。  申對午,侃對訚。阿魏對茵陳。楚蘭對湘芷,碧柳對青筠。花馥馥,葉蓁蓁。粉頸對朱唇。曹公奸似鬼,堯帝智如神。南阮才郎差北富,東鄰丑女效西顰。色艷北堂,草號忘憂憂甚事?香濃南國,花名含笑笑何人。十二文  憂對喜,戚對欣。五典對三墳。佛經對仙語,夏耨對春耘。烹早韭,剪春芹。暮雨對朝云。竹間斜白接,花下醉紅裙。掌握靈符五岳篆,腰懸寶劍七星紋。金鎖未開,上相趨聽宮漏水;珠簾半卷,翻僚仰對御爐薰。  詞對賦,懶對勤。類聚對群分。鸞簫對鳳笛,帶草對香蕓。燕許筆,韓柳文。舊話對新聞。赫赫周南仲,翮翮晉右軍。六國說成蘇子貴,兩京收復郭公勛。漢闕陳書,侃侃忠言推賈誼;唐廷對策,巖巖直諫有劉賁。  言對笑,績對勛。鹿豕對羊羵。星冠對月扇,把袂對書裾。湯事葛,說興殷。蘿月對松云。西池青烏使,北塞黑鴉軍。文武成康為一代,魏吳蜀漢定三分。桂苑秋宵,明月三杯邀曲客;松亭夏日,薰風一曲奏桐君。十三元  卑對長,季對昆。永巷對長門。山亭對水閣,旅舍對軍屯。楊子渡,謝公墩。德重對年尊。承乾對出震,疊坎對重坤。志士報君思犬馬,仁王養老察雞豚。遠水平沙,有客泛舟桃葉渡;斜風細雨,何人攜榼杏花村。  君對相,祖對孫。夕照對朝曛。蘭臺對桂殿,海島對山村。碑墮淚,賦招魂。報怨對懷恩。陵埋金吐氣,田種玉生根。相府珠簾垂白晝,邊城畫角對黃昏。楓葉半山,秋去煙霞堪倚杖;梨花滿地,夜來風雨不開門。十四寒  家對國,治對安。地主對天官。坎男對離女,周誥對殷盤。三三暖,九九寒。杜撰對包彈。古壁蛩聲匝,閑亭鶴影單。燕出簾邊春寂寂,鶯聞枕上漏珊珊。池柳煙飄,日夕郎歸青鎖闥;階花雨過,月明人倚玉欄桿。  肥對瘦,窄對寬。黃犬對青鸞。指環對腰帶,洗缽對投竿。誅倭劍,進賢冠。畫棟對雕欄。雙垂白玉箸,九轉紫金丹。陜右棠高懷召伯,河南花滿憶潘安。陌上芳春,弱柳當風披彩線;池中清曉,碧荷承露捧珠盤。  行對臥,聽對看。鹿洞對魚灘。蛟騰對豹變,虎踞對龍蟠。風凜凜,雪漫漫。手辣對心酸。鶯鶯對燕燕,小小對端端。藍水遠從千澗落,玉山高并兩峰寒。至圣不凡,嬉戲六齡陳俎豆;老萊大孝,承歡七袞舞斑襕。十五刪  林對塢,嶺對巒。晝永對春閑。謀深對望重,任大對投艱。裾裊裊,佩珊珊。守塞對當關。密云千里合,新月一鉤彎。叔寶君臣皆縱逸,重華父母是囂頑。名動帝畿,西蜀三蘇來日下;壯游京洛,東吳二陸起云間。  臨對仿,吝對慳。討逆對平蠻。忠肝對義膽,霧鬢對云鬟。埋筆冢,爛柯山。月貌對天顏。龍潛終得躍,鳥倦亦知還。隴樹飛來鸚鵡綠,池筠密處鷓鴣斑。秋露橫江,蘇子月明游赤壁;凍云迷嶺,韓公雪擁過藍關。*展開全部http://www.ccview.net/theory/lwdy.htmwww.odisxu.buzz*??*?

茅茨不剪

拼音:

-----

解釋:

1. 用茅草覆蓋屋頂,而且沒有修剪整齊。如:堯之王天下也,茅茨不剪,采椽不斫。――《韓非子?五蠹》。

.

展開全部*展開全部神棍先生我費勁千辛萬苦 總算找到你要的62616964757a686964616fe58685e5aeb931333236396533了 為此本人還黑了一個網站 給50分總不過分把?http://cache.baidu.com/c?m=9f65cb4a8c8507ed4fece763105392230e54f7397addda027fa3c215cc790d1c023ab8e7737f0d0fd3c57f6c16af3e06acaf6866725e60e194dff83bcacf983f2ef83045700bf047&p=82769a428d934eab18a9dc2c4a&user=baidu《鑒略妥注》電子書 是不是這樣的??《五字鑒》,明代李廷機所撰。李廷機,字爾張,是晉江(今福建省泉州市)人。 《五字鑒》是一部幾百年來流傳較廣的蒙學讀物,原名為《鑒略》,李廷機根據我國古史資料所寫。 據清人翻刻者鄒梧桐所說:“有明李廷機先生,胸羅全史,手著《鑒略》,自皇古以乞宋元事跡,舉其大綱,略其小目,俾讀者開卷了然,儼與歷世受命之主,賡揚一堂;更可喜者,句調葉律,有類詩歌,與人可誦可讀,一部二十一史之要領也。”該書特點已見一鄭哪斑。 此書大略是以五言詩句韻文的形式,按時代順序將我國上自遠古傳說,下至元明的社會歷史,進行了簡單扼要的總述和概括。所以,可以說這是一部專述我國社會政治歷史發展的蒙學讀物。 全書僅萬余字,行文言簡意賅,敘事條理分明,贏得了舊時讀書人的喜愛,并成為蒙館中與《三字經》、《增廣賢文》、《幼學瓊林》并列的蒙學讀物,且被稱之為《五字鑒》。○三皇紀乾坤初開張,天地人三皇。天形如卵白,地形如卵黃。無行生萬物,六合運三光。天皇十二子,地皇十一郎。無為而自化,歲起攝提綱。人皇九兄弟,壽命最延長。各萬八千歲,一人興一邦。分長九州地,發育無邊疆。有巢氏以出,食果始為糧。構木為巢室,襲葉為衣裳。燧人氏以出,世事相迷茫。鉆木始取火,衣食無所妨。結繩記其事,年代難考詳。○五帝紀伏羲氏以立,人質自異常。蛇身而牛首,繼世無文章。制字造書契,畫卦名陰陽。男女教嫁娶,儷皮為禮將。養牲供庖食,畜馬豬牛羊。祝融共工氏,交兵相戰爭。共工不勝怒,頭觸周山崩。上驚天柱折,下震地維穿。女媧氏以立,煉石以補天。斷鰲足立極,地勢得其堅。聚灰止滔水,天地復依然。傳代十五世,不可考根源。神農氏以立,其始教民耕。斫木為耒耜,衣食在桑田。親自嘗百草,醫藥得相傳。教人為貿易,貨物并權衡。傳代凡八世,五百二十年。黃帝軒轅型叢冊氏,人事漸完備。諸侯始爭雄,適習干戈起。蚩尤嘗作亂,作霧迷軍旅。帝造指南車,起兵相戰敵。龍馬授河圖,得見天文紀。伐木作舟車,水陸皆通濟。隸首作算數,大撓造甲子。伶倫制竹筒,陰陽調律呂。遂有管弦聲,音樂從此始。在位一百年,騎龍朝天帝。少昊金天氏,立位鳳凰至。其世官無名,以鳥為官紀。顓頊高陽氏,按時造黃歷。孟春為歲首,一年分四季。帝嚳高辛氏,在位八十歲。天下藉太平,史書無所紀。○陶唐紀帝堯陶唐氏,仁德宏天下。茅茨不剪伐,土階為三級。蓂莢生于庭,觀驗旬朔日。洪水泛九年,使禹而敷治。居外十三春,未入家門視。通澤疏九河,引水從東逝。舉益治山澤,猛獸皆逃避。百姓樂雍熙,擊壤而歌戲。大舜耕歷山,堯聞知聰敏。二女嫁為妻,九男遣奉侍。器械并百官,牛羊倉廩奮。事舜畎畝中,取妻歸帝里。堯老倦于勤,四岳舉舜理。堯立九十年,一百十八歲。舜見堯升遐,避位南河地。百姓感舜恩,從者如趨市。天與人歸之,回宮即帝位。○有虞氏紀舜既為天子,國號有虞卜宏氏。初命誅四兇,四境叨恩庇。舜昔貧賤時,事親全孝弟。父惑于后妻,嫉舜生妒忌。獨愛少子象,象殺舜為事。浚井與完廩,不死皆天意。中心不格奸,竭力烝烝乂。舜陶于河濱,而器不苦窳。漁釣雷澤間,民皆讓居址。凡有所動移,所居便成聚。及自為帝時,不忘父母志。不記象舊仇,封象于有庳。四海戴舜功,八荒沾帝力。閑操五弦琴,歌誦南風句。解慍阜民財,民樂太平世。舜崩于蒼梧,二妃悲慕極。即今斑竹痕,乃是皇英淚。舜子均不肖,位讓夏后氏。在位五十年,一百一十歲。○夏后氏紀禹王登國畿,身度規矩制。一饋十起身,慰勞人間事。出外見罪人,下車問而泣。儀狄始作酒,歲乃疏儀狄。采金鑄九鼎,流傳享上帝。告命于涂山,萬國諸侯至。因濟茂州江,黃龍負舟戲。禹仰告于天,龍俯首低逝。南巡至會稽,殂落辭凡世。在位廿七春,壽年一百歲。禹子啟賢良,仁德似父王。傳位不遜讓,無復遵虞唐。啟崩太康立,復傳與少康。舉兵滅寒浞,夏德復興揚。繼傳十七代,國敗于桀王。四百三十載,一旦如狽狼。夏桀性貪虐,冤殺關龍逢。有寵于妹喜,委政于道傍。以酒為池沼,積糟成高岡。懸肉為林藪,內侈外怠荒。民怨其虐甚,為諺而宣揚。時日曷不喪,予及汝偕亡。百姓皆散叛,天下歸殷湯。○商紀成湯登天位,百姓樂徜徉。坐朝以問道,垂拱而平章。出外見略獵,湯感而悲傷。解網以更祝,禽獸叨恩光。化被于草木,賴及累萬方。大旱連七年,斷發告穹蒼。六罪自歸責,大雨遂傾滂。在位十三載,登遐歸帝鄉。傳位太甲立,伊尹扶朝綱。尹少耕莘野,樂道弗為邦。湯王三幣聘,始鄧天子堂。相傳至太戊,亳里出祥桑。一日暮大拱,伊陟言不祥。勸君修德業,三日祥桑亡。中有高宗作,夢得一賢良。其人名傅說,版筑傅巖傍。王使圖形覓,得說升廟廊。尊封為宰相,殷道復軒昂。傳代三十世,國敗于紂王。妲己預國政,禍起在蕭墻。炮烙刑一舉,黎庶盡遭殃。比干以死諫,剖腹刳心腸。鄂侯諫而死,移禍及周昌。召昌囚羑里,七載得歸鄉。箕子囚為奴,披發而佯狂。微子奔周國,殷家自此亡。○周紀武王運天籌,天下并宗周。觀兵孟津界,白魚入王舟。諸侯咸會集,皆欲逞兵矛。滅紂救荼毒,萬姓沐洪庥。一怒安天下,四海樂悠悠。太公八十歲,興周志有優。夷齊叩馬諫,清名萬古流。恥食周家粟,餓死西山頭。武壽九十歲,在位七年休。成王立幼沖,周公掌國猷。一沐三握發,吐哺待諸侯。召公為輔翼,朝野肆無憂。越裳獻白雉,圣化被羌酋。康昭承舊業,禮法紹前修。穆王得駿馬,天下任遨游。幽王舉烽火,周室漸衰休。○春秋紀平王東遷后,舉世號春秋。靈王庚戌歲,天命生孔丘。天將為木鐸,教化于九州。圣賢俱間出,道學得傳流。德教加黎首,文光射斗牛。以后X衰薄 ,五霸并成仇。赧王攻秦國,不利反為尤。頓首而受罪,盡地獻來由。傳代三十七,八百七十秋。四海皆周室,勢敗一時休。○戰國紀周家天命撤,邦畿碎分裂。諸侯各爭雄,天下為戰國。齊楚趙魏韓,魯吳宋燕越。列國百馀區,略舉大概說。起翦頗牧臣,用兵為上策。桓公伯諸侯,政繁管仲攝。晏子事景公,諸侯皆畏怯。蘇秦六國師,位高名烜赫。張儀說秦王,全憑三寸舌。孫臏與龐涓,同受鬼谷訣。減灶暗行兵,龐涓被其獲。介子死綿山,今為寒食節。屈原投汨羅,端午吊忠魄。泣玉楚卞和,非為足遭刖。寧戚曾飯牛,后居丞相列。仲連欲逃石,毛遂何自薦。齊有孟嘗君,門下三千客。客有食無魚,馮歡彈長鋏。不羨雞聲鳴,不夸狗盜竊。有智明于時,不被秦王掣。程嬰立孤兒,杵白死縲紲。孤兒后復仇,岸賈全家滅。須賈使于秦,范雎恥方雪。田單縱火牛,燕兵受災厄。復齊七十城,立功由即墨。淖齒殺閔王,襄子殺智伯。謀害無了期,皆因自作孽。○秦紀秦始皇登基,并吞為一國。更號皇帝名,言詞稱曰詔。焚書坑儒士,欲把儒風滅。孔道被傷殘,孔墓被毀掘。北塞筑長城,預備防胡賊。西建阿房宮,勢與天相接。后被楚人焚,煙火連三月。南修五嶺山,東將大海塞。竭力勞萬民,民盡遭磨折。自恃天下平,銷鑠刀兵革。并國十三年,空著大功烈。天命一朝殂,四海皆崩泄。二世登帝基,蒙蔽多昏黑。趙高內弄權,李斯被其核。腰斬咸陽市,宗枝皆族滅。指鹿以為馬,群臣畏莫說。由此壞朝綱,國敗于胡亥。秦欲萬世傳,未及三世撤。亡秦失其鹿,群臣皆出獵。天下共逐之,漢王最先得。項籍與劉邦,兩意相交結。共立楚懷王,舉兵攻帝闕。一鼓破函關,秦王出迎接。奪得秦家權,便把仁義絕。鴻門會宴時,玉斗紛如雪。兩下動干戈,降兵夜流血。王陵張子房,蕭何并彭越。韓信與陳平,出計人莫測。爭戰經五年,漢興楚漸歇。項羽力拔山,一怒須如鐵。恃己多勇才,不用謀臣策。唯有一范增,見棄歸田宅。垓下被重圍,楚歌聲慘切。起舞于帳中,泣與虞姬別。非不渡烏江,自愧無顏色。拔劍喪其元,興亡從此決。○西漢紀漢高祖登基,寬大人皆悅。納諫捷如流,賞罰分清白。約秦法三章,著漢書十冊。賜地謝功臣,敕封公侯伯。紀信封城隍,萬載承恩澤。屈死韓與彭,寸祿未曾得。早聽蒯通言,不遭陰人厄。張良解印歸,保身最明哲。陳豨見信俘,叛漢歸番國。帝命斬丁公,以怨而報德。孝惠帝登基,仁慈多病怯。呂后后臨朝,陰謀移漢業。諸呂盡封王,漢將位虛設。若非平勃扶,國命不可活。傳至漢武帝,習學神仙訣。煉丹養長生,欲把天機泄。高建樓臺宮,覓迓蓬萊客。王母獻蟠桃,乘鸞來相竭。方朔得仙緣,蟠桃三被竊。從此競奢華,國虛倉廩竭。置立稅課司,即今成古額。用度不足支,出賣官員冊。賈誼屈長沙,上疏論優劣。仲舒公孫弘,二人庭對策。朱買臣賣柴,拜相居帝側。張騫泛天河,因使西域國。衛青牧豬奴,封侯鎮胡北。相如賣酒郎,時來拜金闕。汲黯言直戇,霍光性忠烈。蘇武陷匈奴,牧羊持漢節。去國十九年,還朝頭似雪。泣把李陵衣,作詩相與別。五言詩起此,后世知詩則。孝昭皇帝生,母懷十四月。號曰堯母門,七歲登帝闕。明見智非凡,政事皆自決。表章六經文,民頌孔安國。龔遂為太守,德化渤海賊。使賣劍買牛,盜服心歡悅。丙吉問牛喘,憂時失調燮。孝元登帝闕,仁柔喜儒墨。國家大小事,盡付石顯決。鑿壁讀書人,芳名千古燁。于公高大門,治獄多陰德。忠臣甘延壽,鎮守單于國。良臣韓延壽,治民化以德。奸臣毛延壽,做事多詭譎。暗害王昭君,嫁為胡地妾。孝成登帝基,王氏生萌孽。朱云犯帝顏,手攀殿檻折。梅福亦上書,書上說妖孽。哀皇及孝平,天命中道歇。朝野大綱維,盡歸王氏宅。相傳十二君,王莽篡帝闕。僭位十五年,九族皆誅滅。○東漢紀東漢光武興,師用嚴子陵。馮異進豆粥,餉帝度饑辰。續后進麥飯,竭力事于君。馬援鄧禹等,設法用軍兵。長劍一揮起,四海盡安寧。莽黨皆遭戮,恢復舊乾坤。赤眉賊作亂,帝御駕親征。天降廿八將,上應列宿星。云臺頌功績,次第圖其形。曾渡滹沱河,河水結成冰。若非真帝主,怎敢動天心。孝明皇帝立,仁愛政寬平。臨雍行養老,崇學博儒經。釋教興于此,帝夢見金人。遣使往西域,取佛入東京。孝章皇帝立,寬厚待群臣。文之以禮樂,貢舉任賢人。孝和皇帝立,年紀尚幼稚。內臣欺主少,專權自此始。孝殤皇帝立,百日坐朝廳。在位八個月,辭凡歸帝京。孝安皇帝立,聰明未冠巾。鄧太后攝政,朝野頗安寧。孝順皇帝立,即位賴孫程。內宦專權柄,封侯十九人。孝沖皇帝立,二歲坐龍廷。在位閱三月,受毒致頹齡。孝質皇帝立,章帝之曾孫。即位年八歲,躁暴性聰明。以言觸梁冀,進毒喪其身。位傳孝桓帝,復傳與孝靈。獻帝終天命,邦基三國分。相傳十二世,前后四百春。漢家忠偽將,大略述其名。揚雄怎投閣,陰有不忠誠。寇恂廉叔度,恩澤萬民欽。董宣強項令,執法論朝廷。公孫述稱帝,人道井蛙鳴。毛義捧檄入,移祿為養親。班超誓投筆,萬里封將軍。楊寶曾救雀,四世為公卿。楊震舉王密,不受四知金。岑彭為刺史,民間犬不驚。張堪為太守,麥秀兩歧成。劉寬為郡守,蒲鞭治吏民。劉昆為邑宰,反火感神明。陳蕃待徐稚,設榻懸中庭。汝南許劭等,常為月旦評。耿恭曾拜井,張綱昔埋輪。蘇章為御史,執中不順情。仇香能權孝,郭泰善知人。杜喬李固死,雷轟漢殿傾。朱穆為刺史,郡臣魂膽驚。虞詡征羌賊,增灶以行兵。黃憲多才德,聲名四海聞。董卓多欺誑,號聞牛宰相。欲奪漢家權,寵用奸謀將。卻遭呂布誅,天下人歡唱。中郎蔡伯喈,棄親不奉養。趙五娘獨賢,剪發為埋葬。漢家帝祚衰,忠臣遭戮竄。四海錦乾坤,一旦如冰泮。王氣入三家,位被權臣篡。○三國紀曹操孫權起,持衡與漢叛。操子曹丕立,竊把帝位換。改國稱為魏,舉兵遂滅漢。孫權國號吳,天下成大亂。立位在南京,居民遭逐竄。劉備與爭鋒,三國逞英雄。關張諸葛亮,扶漢氣吞虹。鼎足分天下,角力而相攻。橫行五十載,四海遭困窮。長江沉鐵索,帝業總成空。○西晉紀司馬炎執柄,國號為西晉。曾事魏為臣,三國遭吞并。王裒為父仇,不受晉征聘。阮籍與劉伶,縱酒陶情性。竹林號七賢,放誕無拘禁。畢卓吏部郎,盜酒成話柄。王衍多清談,王戎多鄙吝。王祥昔臥冰,得魚痊母病。位傳孝惠帝,癡愚何太甚。上苑問蛙鳴,彼鳴為何政。衛瓘嘗有言,武帝疑不信。奸雄見主昏,逞勢相吞并。李雄王成都,劉淵稱漢帝。趙王倫爭權,中外皆爭競。石崇富莫言,身刑財亦盡。石勒攻洛陽,晉帝絕天命。傳代凡四君,五十年光景。○東晉紀中宗元帝興,改國為東晉。豪士集新亭,舉目山河迥。周頹獨傷情,王導偏得興。祖逖與劉琨,功名兩相并。著鞭與枕戈,爭把中原定。王郭為晉臣,帝親授金印。出命征荊襄,謀反據諸郡。帝命王導征,郭死諸兇<走并>。位傳肅宗立,智慧明如鏡。有志正中原,而卒不可正。陶侃少孤貧,事母全孝敬。母剪發延賓,范逵為舉進。都督過八州,功被于四境。憲宗成皇帝,蘇峻誑君令。卞壸督兵征,父子皆喪命。孝宗穆皇帝,即位年三歲。王昱輔朝綱,列國皆爭競。石虎稱大王,勒種遭殺盡。桓溫弄晉權,中外皆欽敬。郗超入幕賓,暗受桓溫命。王猛捫虱談,不受桓溫聘。庾亮為司空,臨事以明敏。謝安為司徒,果斷而民信。淵明歸去兮,不作彭澤令。處士王羲之,懶系皇家印。為道寫黃庭,書罷籠鵝贐。夏魏趙燕秦,相爭四海應。小國并稱王,與晉皆仇釁。迨至恭皇帝,傳位十一世。一百零四年,國絕諸王繼。天下國數多,分為南北紀。*展開全部《四字鑒略》清·王仕云粵自盤古,生于大荒。首出御世,肇開混茫。天皇氏興,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e4b893e5b19e31333433623133澹泊而治。先作干支,歲時爰記。地皇氏紹,乃定三辰。人皇區方,有巢燧人。太昊伏羲,生于成紀。時河出圖,用造書契。八卦始畫,婚娶以正。炎帝神農,以姜為姓。樹藝五谷,嘗藥辨性。軒轅黃帝,生而圣明。擒戮蚩尤,神化宜民。六相分治,律呂調平。五幣九棘,泉貨流行。麟鳳顯瑞,屈軼指佞。在位百年,文明漸興。少昊顓頊,帝嚳高辛。唐堯崛起,嗣摯而升。屋茅階土,飯簋啜铏。華封致祝,蓂夾生庭。童謠叟歌,蕩乎無名。有虞舜帝,克盡孝敬。象欲殺兄,帝愈恭順。登庸受禪,陳鼓設旌。能進元愷,殛誅四兇。敬命九官,欣歌南風。迨南巡狩,蒼梧考崩。夏禹儉勤,績昭治水。嗣舜登位,建寅絕旨。鑄鼎象物,拜善泣囚。一饋十起,典則貽后。啟能敬承,徂征有扈。太康尸位,荒逸滅度。后羿畔距,仲康承祚。羿逐帝相,卒為浞弒。浞復弒相,王后奔仍。生子少康,滅浞中興。迨帝孔甲,淫亂豢龍。傳至履癸,尤為無道。成湯伐暴,放于南巢。有夏之世,更十七王。歷四百年,至桀而亡。猗歟商湯,解網三面。用寬代虐,刑儆風愆。銘盤惕己,鑄金救黔。大旱躬禱,六事格天。元孫太甲,顛覆典刑。放桐自艾,歸亳稱明。太戊修德,祥桑枯殞。祖乙盤庚,繼世賢君。傳至武丁,恭默思道。卜相得說,鼎耳雉鴝。反己修德,商道中興。數傳至紂,暴與桀增。寵溺妲己,酒池肉林。誅忠囚善,炮烙嚴刑。歷六百年,二十八君。天命既改,商祚告終。維周文王,生有圣德。問安視膳,孝道允克。出獵得師,演易垂則。虞芮質成,歸四十國。三分有二,終守臣節。武王觀兵,白魚入舟。孟津既會,勝殷遏劉。族閭封墓,釋箕子囚。散財發粟,歸馬放牛。成王嗣服,禮成樂備。康王克纘,四海刑措。昭王溺楚,穆作祥刑。傳至孝王,非子封秦。逮于夷王,覲始下堂。厲王暴虐,民口思防。宣王中興,海內向風。幽王昏亂,弒于西戎。平王東遷,賞罰不行。齊晉秦楚,強伯專征。孔圣作經,托始于平。桓莊僖惠,襄頃匡定。簡靈景悼,敬元貞定。哀思考王,弒逆多釁。威烈繼立,三晉初命。王室式微,七國相晉。歷安烈顯,爰及慎靚。儀秦縱橫,孟軻守正。傳至赧王中蘆,二周淪亡。年逾八百,三十七王。秦始稱帝,以呂易嬴。并吞六國,專尚刑名。焚書坑儒,北筑長城。阿房方起,沙丘殞身。李斯矯詔,二世稱尊。望夷遇弒,秦祚逐傾。漢高起兵,破秦滅楚。三章約法,群才協輔。時有三杰,蕭何信良。經營五載,帝業用成。惠帝嗣位,過于柔仁。遭母殘虐,嗜飲棄政。呂后臨朝,諸呂擅權。平勃交歡,劉氏以全。太宗孝文,恭儉寬仁。建賢勸農,加惠元元。景帝遵業,刻薄匪臧。廢后易儲,七國跳梁。世宗孝武,雄才大略。初向儒術,董生對策。協律定呂,祀郊興學。繼志神仙,復窮武功。才臣競起,馳騖奮庸。湯禹定令,相如賦雄。武騫奉使,汲鄭質直。衛青去病,揚名戎狄。至于受遺,霍光日磾。晚節知悔,得人最盛。輪臺一詔,國本用滋。孝昭幼沖,天資明敏。辨忠識詐,惜年不永。孝宣勵精,繼續中興。擢用儒臣,望賣沖帶之梁丘。以文章顯,劉向王褒。安世充國,魏相丙吉。定國延年,將相是職。黃霸廣漢,龔遂翁歸。張敞延壽,治民莫追。惜開三釁,德教有虧。孝元嗣位,寵任宦戚。優柔寡斷,忠良廢斥。成帝耽色,王侯專恣。匡衡劉向,諫若罔知。迨至哀平,王莽偽恭。篡十七載,光武興戎。恢廓大度,芟刈群雄。崇儒禮賢,俊義奮庸。伏湛循良,卓茂行誼。馬援大才,宋弘重義。劉昆郭伋,杜詩張堪。一時郡守,允稱興賢。建武永平,吏事深刻。郭后廢易,馬援讒隙。中興之美,史臣致惜。明帝幸學,三老五更。執經問難,冠帶環門。云臺紀勛,二十八人。元功鄧禹,迄于劉隆。劉平善政,班超立功。驚戎廉范,拜井耿恭。肅宗寬厚,惜少剛德。寵任竇憲,用啟外戚。和殤安懿,順用閹宦。沖質不祿,無庸多責。時有數賢,俱擅美名。南陽朱季,毛義鄭均。楊震清節,黃憲量深。虞詡增灶,張綱埋輪。桓帝不君,李杜下獄。梁冀雖殄,五侯肆毒。賢人忠憤,卒成黨錮。潁川四長,荀氏八龍。范滂攬轡,李膺高風。崔寔政論,劉寵一錢。陳蕃下榻,劉寬蒲鞭。黨人議起,獄系名賢。宦寺擅權,流毒縉紳。忠臣義判旅士,駢首就戮。乃召外兵,以定王國。虺蜴雖除,虎狼入室。獻生不辰,乾綱替陵。黃巾四起,宇內靡寧。董卓既誅,曹瞞肆兇。上弒母后,九錫自專。曹丕嗣位,遂移漢祚。時維玄德,中山苗裔。起兵討賊,關張結義。三顧孔明,克取蜀地。亦有孫權,繼兄開業。瑜昭同輔,東吳稱杰。三分天下,鼎足而立。承漢正統,必歸昭烈。后帝昏弱,初任孔明。姜維嗣之,中原九戰。寵用黃皓,遂致淪陷。晉之世祖,為司馬炎。篡魏滅蜀,君臨百官。始尚仁儉,志怠平吳。雜戎內居,卒召五胡。迨至惠帝,賈后牝晨。禍起宗室,八王樹兵。李雄繼起,張方劫君。越還帝駕,中毒而崩。厥弟懷帝,天資亦明。時違勢逆,行酒狄庭。愍帝嗣立,出降劉曜。逖侃諸賢,亦罔克效。元起江左,鮮志中興。王敦謀逆,未能討平。明帝繼之,躬殄不釁。成帝嗣立,逆謀蘇峻。向非溫嶠,何以存晉。康帝二載,穆帝幼齡。哀皇帝奕,簡文孝武。桓溫跋扈,安石輔政。苻堅入寇,玄石殄寇。至于安恭,遂失神州。劉裕篡晉,為宋高祖。清儉寡欲,嚴正有度。義符見廢,傳位于文。乃殺道濟,壞其長城。孝武起兵,誅劭而立。子業狂暴,壽寂弒之。明帝在位,殘殺無厭。蒼梧遇刺,順帝稱禪。篡宋為齊,蕭氏道成。武帝既歿,昭業昭文。俱未善終,明帝嗣興。東昏追廢,亡于寶融。梁祖蕭衍,同泰舍身。逼于侯景,餓死臺城。簡文被弒,繹帝江陵。傳至敬帝,遂禪于陳。霸先創國,兄子嗣位。末帝叔寶,淫虐肆非。周將楊堅,目如曙星。始篡周位,后復滅陳。為隋文帝,明察臨民。楊廣弒逆,淫酗色荒。狩于揚州,身殞國亡。帝侑帝侗,虛名空存。李淵篡位,隋祚遂傾。唐祖舉兵,始自晉地。六年之中,海內咸義。世民承位,廟號太宗。除亂致治,功德兼隆。開館延才,群賢協恭。房杜善斷,馬周切理。王珪確論,魏徵剛直。德參陳謨,玄素回天。惜多慚德,禮樂未嫻。高宗蒞治,溺愛衽席。卒致妖后,斬喪唐室。中宗久出,得志淫荒。武氏則天,以周易唐。梁公精忠,徐杜平恕。柬之五王,卒返唐緒。睿開玄宗,勵精求治。姚崇宋璟,張說九齡。懷慎坐鎮,韓休守正。幾致太平,允稱熾盛。天寶以后,宵人秉權。林甫腹劍,吉網羅鉗。艷妃亂政,失國奔竄。皇子肅宗,靈武收兵。子儀光弼,克復二京。惜無遠謀,專任輔國。朝恩觀軍,節度擅立。代宗平亂,能誅三宦。將任番戎,藩鎮為患。吐蕃入寇,中原咸憂。郭公免胄,回紇方休。德宗初政,聞風仰慕。后用盧杞,奸邪流禍。順宗喑疾,傳子開泰。憲宗英武,克平淮蔡。李絳裴度,吉甫黃裳。唐之威令,幾于復張。穆宗蒙業,牛李相傾。河朔再失,不可復興。敬宗初立,優納賢臣。繼比群小,弒于克明。文宗嗣位,優柔少斷。宦官專政,甘露生變。武宗敏達,委任智勇。克取太原,惜年不永。宣宗明察,稱小太宗。懿宗驕奢,僖宗幼沖。委任令孜,盜起莫支。克用殉國,黃巢乃夷。至于昭宗,崔胤召兵。宦官雖戮,卒弒于溫。末帝昭宣,天命去唐。冊寶用奉,竟禪于梁。朱溫七年,為子所弒。女貞滅圭,姻黨依勢。唐兵伐之,女貞自戮。后唐莊宗,英武特出。擊燕滅梁,父命不辱。明宗皇帝,克用養子。每夕祝天,愿生圣主。閔帝寬柔,廢于潞王。從珂未幾,焚死唐亡。晉祖敬瑭,借兵契丹。重貴既執,國遂屬漢。后漢知遠,傳子承祐。嬖悻擅權,天命不佑。周主郭威,將士推立。世宗柴榮,五代賢君。恭帝嗣位,周統用訖。宋祖匡胤,英明仁斷。陳橋推戴,削平僭亂。崇儒愛民,文武輔治。溫叟清介,趙普剛毅。曹彬治兵,竇儀端慎。太宗光義,恭儉恕仁。受兄顧命,可云守成。弟侄不祿,斧聲生議。齊賢御戎,楊業無敵。雅量蒙正,竭誠田錫。繼倫奇功,呂端輔嗣。真宗寬仁,有帝王量。信惑異端,天書屢降。幸澶退遼,賴準謀定。仁宗初年,西鄙驛騷。慶歷以后,君子滿朝。韓范富歐,呂誨杜衍。趙抃唐介,彥博司馬。升遐之日,四海思慕。英宗嗣位,太后聽治。兩宮不和,韓歐調護。神宗即位,勵精求治。賢臣純仁,范鎮蘇軾。熙寧元豐,安石惠卿。新法亂政,西北用兵。哲宗嗣位,高后垂簾。罷停新法,任用忠賢。司馬輔相,敵國戒邊。及太后崩,追貶正人。內變外戎,禍亂紛紛。徽宗即位,窮極奢侈。天變民怨,賊寇蜂起。信任奸邪,忠良屏棄。開邊生釁,金兵長驅。禪位太子,自稱道君。卒為金擄,殂五國城。欽宗昏懦,亦為金擄。紹興之末,殂于沙漠。高宗南渡,奸檜議和。雖有李綱,及鼎浚佐。厥時大將,張韓劉岳。不能恢復,偏安以歿。孝宗能養,思復大業。敵國鮮釁,和好僅得。光宗受禪,遭后悍婦。是時中外,洶洶無措。亟立其子,逆于上皇。及父告崩,不能成喪。寧宗不明,制于權臣。侂胄彌遠,先后蒙君。理宗之朝,賢奸莫辨。時元滅金,威震海畔。度宗即位,似道專國。喪師失地,殆無虛日。恭帝嗣位,主少國危。兵入臨案,執帝以歸。至于端宗,碙洲告崩。末帝名昺,赴海而終。秀夫世杰,忘身殉國。有文天祥,忠孝激烈。宋自太祖,迄于帝昺。通記歷年,三百云水。惟元世祖,仁明英武。克成大勛,混一區宇。文臣許姚,武則伯董。幅員之廣,古未之有。成宗繼之,善于守成。武宗更變,賜爵太盛。仁宗圖治,黎民愛育。英宗篤孝,用法無私。見弒行幄,奸黨畏之。泰定稱帝,疊見災異。明宗暴卒,在位未幾。文宗襲位,猶能重儒。加封孔廟,列祀仲舒。寧宗早殤,順帝怠荒。天眷有德,惟明太祖。禮聘群賢,用開治府。徐達遇春,刊定九土。定鼎金陵,傳位太孫。皇孫建文,失之柔仁。成祖永樂,龍飛幽燕。師名靖難,遷都北京。仁宗昭皇,監國被讒。暨登大位,克任賢良。宣廟英武,歷年十祀。三楊秉政,海內稱治。英宗正統,輕舉喪師。景泰繼立,中國有主。于謙殫忠,北駕克還。潛處南內,七年復辟。徐石冒功,李岳襄治。憲宗成化,任閹媚佛。林俊直諫,王恕忠斥。孝宗弘治,黜奸進賢。謝遷劉健,大夏戴珊。武宗正德,宦瑾專橫。寧藩肆逆,守仁克定。世宗肅皇,龍飛藩邸。定禮崇圣,作箴主敬。晚戮諫臣,惑于邪佞。穆宗隆慶,在位未永。神宗萬歷,四十八紀。始任居正,海瑞清直。末年深拱,政事有失。光宗泰昌,號稱仁賢。在位一月,龍馭上仙。熹宗天啟,魏宦擅權。誅戮忠良,邦國用殄。莊烈崇禎,克誅逆閹。流寇肆虐,臣工匪比。遂致沉沒,悲哉隕涕。弘光南渡,僭位金陵。去賢用佞,一載出奔。大清奮起,薄海一統。辛亥革命,帝制告終。*展開全部○三皇紀 乾坤初開張,天地人三皇。 天形如卵e69da5e6ba9062616964757a686964616f31333236396533白,地形如卵黃。 五行生萬物,六合運三光。 天皇十二子,地皇十一郎。 無為而自化,歲起攝提綱。 人皇九兄弟,壽命最延長。 各萬八千歲,一人興一邦。 分長九州地,發育無邊疆。 有巢氏以出,食果始為糧。 構木為巢室,襲葉為衣裳。 燧人氏以出,世事相迷茫。 鉆木始取火,衣食無所妨。 結繩記其事,年代難考詳。 ○五帝紀 伏羲氏以立,人質自異常。蛇身而牛首,繼世無文章。 制字造書契,畫卦名陰陽。 男女教嫁娶,儷皮為禮將。 養牲供庖食,畜馬豬牛羊。 祝融共工氏,交兵相戰爭。 共工不勝怒,頭觸周山崩。 上驚天柱折,下震地維穿。 女媧氏以立,煉石以補天。 斷鰲足立極,地勢得其堅。 聚灰止滔水,天地復依然。 傳代十五世,不可考根源。 神農氏以立,其始教民耕。 斫木為耒耜,衣食在桑田。 親自嘗百草,醫藥得相傳。 教人為貿易,貨物并權衡。 傳代凡八世,五百二十年。 黃帝軒轅氏,人事漸完備。 諸侯始爭雄薯寬,適習干戈起。 蚩尤嘗作亂,作霧迷軍旅。 帝造指南車,起兵相戰敵。 龍馬授河圖,得見天文紀。 伐木作舟車,水陸皆通濟。 隸首作算數,大撓造甲子。 伶倫制竹筒,陰陽調律呂。 遂有管弦聲,音樂從此始。 在位一百年,騎龍朝天帝。 少昊金天氏,立位鳳凰至。 其世官無名,以鳥為官紀。 顓頊高陽氏,按時造黃歷。孟春為歲首,一年分四季。 帝嚳高辛氏,在位八十歲。 天下藉太平,史書無所紀。 ○陶唐紀 帝堯陶唐氏,仁德宏天下。 茅茨不剪伐,土階為三級。 蓂莢生于庭,觀驗旬朔日。 洪水泛九年,使禹而敷治。 居外十三春,未入家門視。 通澤疏九河,引水從東逝。 舉益治山澤,猛獸皆逃避。 百姓樂雍熙,擊壤而歌戲。 大舜耕歷山,堯聞知聰敏。 二女嫁為妻,九男遣奉侍。 器械并百官,牛羊倉廩奮。 事舜畎畝中,行手友取妻歸帝里。 堯老倦于勤,四岳舉舜理。 堯立九十年,一百十八歲。 舜見堯升遐,避位南河地。 百姓感舜恩,從者如趨市。 天與人歸之,回宮即帝位。 ○有虞氏紀 舜既為天子,國號有虞氏。 初命誅四兇,四境叨恩庇。 舜昔貧賤時,事親全孝弟。 父惑于后妻,嫉舜生妒忌。 獨愛少子象,象殺舜為事。 浚井與完廩,不死皆天意。中心不格奸,竭力烝烝乂。 舜陶于河濱,而器不苦窳。 漁釣雷澤間,民皆讓居址。凡有所動移,所居便成聚。 及自為帝時,不忘父母志。 不記象舊仇,封象于有庳。 四海戴舜功,八荒沾帝力。 閑操五弦琴,歌誦南風句。 解慍阜民財,民樂太平世。舜崩于蒼梧,二妃悲慕極。 即今斑竹痕,乃是皇英淚。 舜子均不肖,位讓夏后氏。 在位五十年,一百一十歲。○夏后氏紀 禹王登國畿,身度規矩制。 一饋十起身,慰勞人間事。 出外見罪人,下車問而泣。 儀狄始作酒,歲乃疏儀狄。 采金鑄九鼎,流傳享上帝。 告命于涂山,萬國諸侯至。因濟茂州江,黃龍負舟戲。 禹仰告于天,龍俯首低逝。 南巡至會稽,殂落辭凡世。 在位廿七春,壽年一百歲。 禹子啟賢良,仁德似父王。 傳位不遜讓,無復遵虞唐。啟崩太康立,復傳與少康。 舉兵滅寒浞,夏德復興揚。 繼傳十七代,國敗于桀王。 四百三十載,一旦如狽狼。 夏桀性貪虐,冤殺關龍逄。 有寵于妹喜,委政于道傍。 以酒為池沼,積糟成高岡。 懸肉為林藪,內侈外怠荒。 民怨其虐甚,為諺而宣揚。 時日曷不喪,予及汝偕亡。 百姓皆散叛,天下歸殷湯。 ○商紀 成湯登天位,百姓樂徜徉。 坐朝以問道,垂拱而平章。 出外見略獵,湯感而悲傷。 解網以更祝,禽獸叨恩光。 化被于草木,賴及累萬方。 大旱連七年,斷發告穹蒼。 六罪自歸責,大雨遂傾滂。 在位十三載,登遐歸帝鄉。 傳位太甲立,伊尹扶朝綱。 尹少耕莘野,樂道弗為邦。 湯王三幣聘,始鄧天子堂。 相傳至太戊,亳里出祥桑。 一日暮大拱,伊陟言不祥。 勸君修德業,三日祥桑亡。 中有高宗作,夢得一賢良。 其人名傅說,版筑傅巖傍。 王使圖形覓,得說升廟檔槐廊。 尊封為宰相,殷道復軒昂。 傳代三十世,國敗于紂王。 妲己預國政,禍起在蕭墻。 炮烙刑一舉,黎庶盡遭殃。 比干以死諫,剖腹刳心腸。 鄂侯諫而死,移禍及周昌。 召昌囚羑里,七載得歸鄉。箕子囚為奴,披發而佯狂。 微子奔周國,殷家自此亡。 ○周紀 武王運天籌,天下并宗周。 觀兵孟津界,白魚入王舟。 諸侯咸會集,皆欲逞兵矛。 滅紂救荼毒,萬姓沐洪庥。 一怒安天下,四海樂悠悠。 太公八十歲,興周志有優。 夷齊叩馬諫,清名萬古流。 恥食周家粟,餓死西山頭。 武壽九十歲,在位七年休。成王立幼沖,周公掌國猷。 一沐三握發,吐哺待諸侯。 召公為輔翼,朝野肆無憂。 越裳獻白雉,圣化被羌酋。 康昭承舊業,禮法紹前修。 穆王得駿馬,天下任遨游。 幽王舉烽火,周室漸衰休。 ○春秋紀 平王東遷后,舉世號春秋。 靈王庚戌歲,天命生孔丘。 天將為木鐸,教化于九州。 圣賢俱間出,道學得傳流。德教加黎首,文光射斗牛。以后寢衰薄,五霸并成仇。赧王攻秦國,不利反為尤。 頓首而受罪,盡地獻來由。傳代三十七,八百七十秋。 四海皆周室,勢敗一時休。 ○戰國紀 周家天命撤,邦畿碎分裂。 諸侯各爭雄,天下為戰國。 齊楚趙魏韓,魯吳宋燕越。 列國百馀區,略舉大概說。 起翦頗牧臣,用兵為上策。 桓公伯諸侯,政繁管仲攝。晏子事景公,諸侯皆畏怯。 蘇秦六國師,位高名烜赫。 張儀說秦王,全憑三寸舌。 孫臏與龐涓,同受鬼谷訣。 減灶暗行兵,龐涓被其獲。 介子死綿山,今為寒食節。屈原投汨羅,端午吊忠魄。 泣玉楚卞和,非為足遭刖。 寧戚曾飯牛,后居丞相列。 仲連欲逃石,毛遂何自薦。 齊有孟嘗君,門下三千客。 客有食無魚,馮歡彈長鋏。 不羨雞聲鳴,不夸狗盜竊。 有智明于時,不被秦王掣。 程嬰立孤兒,杵臼死縲紲。 孤兒后復仇,岸賈全家滅。 須賈使于秦,范雎恥方雪。 田單縱火牛,燕兵受災厄。 復齊七十城,立功由即墨。 淖齒殺閔王,襄子殺智伯。 謀害無了期,皆因自作孽。○秦紀 秦始皇登基,并吞為一國。 更號皇帝名,言詞稱曰詔。 焚書坑儒士,欲把儒風滅。 孔道被傷殘,孔墓被毀掘。 北塞筑長城,預備防胡賊。 西建阿房宮,勢與天相接。 后被楚人焚,煙火連三月。 南修五嶺山,東將大海塞。 竭力勞萬民,民盡遭磨折。 自恃天下平,銷鑠刀兵革。 并國十三年,空著大功烈。 天命一朝殂,四海皆崩泄。 二世登帝基,蒙蔽多昏黑。 趙高內弄權,李斯被其劾。 腰斬咸陽市,宗枝皆族滅。指鹿以為馬,群臣畏莫說。 由此壞朝綱,國敗于胡亥。 秦欲萬世傳,未及三世撤。 亡秦失其鹿,群臣皆出獵。 天下共逐之,漢王最先得。 項籍與劉邦,兩意相交結。 共立楚懷王,舉兵攻帝闕。 一鼓破函關,秦王出迎接。 奪得秦家權,便把仁義絕。 鴻門會宴時,玉斗紛如雪。 兩下動干戈,降兵夜流血。 王陵張子房,蕭何并彭越。 韓信與陳平,出計人莫測。 爭戰經五年,漢興楚漸歇。 項羽力拔山,一怒須如鐵。 恃己多勇才,不用謀臣策。 唯有一范增,見棄歸田宅。 垓下被重圍,楚歌聲慘切。 起舞于帳中,泣與虞姬別。 非不渡烏江,自愧無顏色。 拔劍喪其元,興亡從此決。○西漢紀 漢高祖登基,寬大人皆悅。 納諫捷如流,賞罰分清白。 約秦法三章,著漢書十冊。賜地謝功臣,敕封公侯伯。 紀信封城隍,萬載承恩澤。 屈死韓與彭,寸祿未曾得。 早聽蒯通言,不遭陰人厄。 張良解印歸,保身最明哲。 陳豨見信俘,叛漢歸番國。 帝命斬丁公,以怨而報德。 孝惠帝登基,仁慈多病怯。 呂后后臨朝,陰謀移漢業。 諸呂盡封王,漢將位虛設。 若非平勃扶,國命不可活。 傳至漢武帝,習學神仙訣。 煉丹養長生,欲把天機泄。 高建樓臺宮,覓迓蓬萊客。 王母獻蟠桃,乘鸞來相竭。 方朔得仙緣,蟠桃三被竊。 從此競奢華,國虛倉廩竭。 置立稅課司,即今成古額。 用度不足支,出賣官員冊。 賈誼屈長沙,上疏論優劣。 仲舒公孫弘,二人庭對策。 朱買臣賣柴,拜相居帝側。 張騫泛天河,因使西域國。 衛青牧豬奴,封侯鎮胡北。相如賣酒郎,時來拜金闕。 汲黯言直戇,霍光性忠烈。 蘇武陷匈奴,牧羊持漢節。 去國十九年,還朝頭似雪。 泣把李陵衣,作詩相與別。 五言詩起此,后世知詩則。 孝昭皇帝生,母懷十四月。 號曰堯母門,七歲登帝闕。 明見智非凡,政事皆自決。 表章六經文,民頌孔安國。 龔遂為太守,德化渤海賊。 使賣劍買牛,盜服心歡悅。 丙吉問牛喘,憂時失調燮。 孝元登帝闕,仁柔喜儒墨。 國家大小事,盡付石顯決。 鑿壁讀書人,芳名千古燁。 于公高大門,治獄多陰德。 忠臣甘延壽,鎮守單于國。良臣韓延壽,治民化以德。 奸臣毛延壽,做事多詭譎。 暗害王昭君,嫁為胡地妾。 孝成登帝基,王氏生萌孽。 朱云犯帝顏,手攀殿檻折。 梅福亦上書,書上說妖孽。 哀皇及孝平,天命中道歇。 朝野大綱維,盡歸王氏宅。 相傳十二君,王莽篡帝闕。 僭位十五年,九族皆誅滅。 ○東漢紀 東漢光武興,師用嚴子陵。 馮異進豆粥,餉帝度饑辰。 續后進麥飯,竭力事于君。 馬援鄧禹等,設法用軍兵。 長劍一揮起,四海盡安寧。 莽黨皆遭戮,恢復舊乾坤。 赤眉賊作亂,帝御駕親征。 天降廿八將,上應列宿星。 云臺頌功績,次第圖其形。 曾渡滹沱河,河水結成冰。 若非真帝主,怎敢動天心。 孝明皇帝立,仁愛政寬平。 臨雍行養老,崇學博儒經。 釋教興于此,帝夢見金人。 遣使往西域,取佛入東京。 孝章皇帝立,寬厚待群臣。 文之以禮樂,貢舉任賢人。 孝和皇帝立,年紀尚幼稚。 內臣欺主少,專權自此始。 孝殤皇帝立,百日坐朝廳。 在位八個月,辭凡歸帝京。 孝安皇帝立,聰明未冠巾。 鄧太后攝政,朝野頗安寧。 孝順皇帝立,即位賴孫程。 內宦專權柄,封侯十九人。 孝沖皇帝立,二歲坐龍廷。 在位閱三月,受毒致頹齡。 孝質皇帝立,章帝之曾孫。 即位年八歲,躁暴性聰明。 以言觸梁冀,進毒喪其身。 位傳孝桓帝,復傳與孝靈。 獻帝終天命,邦基三國分。 相傳十二世,前后四百春。 漢家忠偽將,大略述其名。 揚雄怎投閣,陰有不忠誠。 寇恂廉叔度,恩澤萬民欽。 董宣強項令,執法論朝廷。 公孫述稱帝,人道井蛙鳴。 毛義捧檄入,移祿為養親。 班超誓投筆,萬里封將軍。 楊寶曾救雀,四世為公卿。 楊震舉王密,不受四知金。 岑彭為刺史,民間犬不驚。 張堪為太守,麥秀兩歧成。 劉寬為郡守,蒲鞭治吏民。 劉昆為邑宰,反火感神明。 陳蕃待徐稚,設榻懸中庭。 汝南許劭等,常為月旦評。 耿恭曾拜井,張綱昔埋輪。 蘇章為御史,執中不順情。 仇香能權孝,郭泰善知人。 杜喬李固死,雷轟漢殿傾。 朱穆為刺史,郡臣魂膽驚。 虞詡征羌賊,增灶以行兵。 黃憲多才德,聲名四海聞。 董卓多欺誑,號聞牛宰相。 欲奪漢家權,寵用奸謀將。 卻遭呂布誅,天下人歡唱。 中郎蔡伯喈,棄親不奉養。 趙五娘獨賢,剪發為埋葬。 漢家帝祚衰,忠臣遭戮竄。 四海錦乾坤,一旦如冰泮。 王氣入三家,位被權臣篡。 ○三國紀 曹操孫權起,持衡與漢叛。 操子曹丕立,竊把帝位換。 改國稱為魏,舉兵遂滅漢。 孫權國號吳,天下成大亂。 立位在南京,居民遭逐竄。 劉備與爭鋒,三國逞英雄。 關張諸葛亮,扶漢氣吞虹。 鼎足分天下,角力而相攻。 橫行五十載,四海遭困窮。 長江沉鐵索,帝業總成空。 ○西晉紀司馬炎執柄,國號為西晉。 曾事魏為臣,三國遭吞并。 王裒為父仇,不受晉征聘。 阮籍與劉伶,縱酒陶情性。 竹林號七賢,放誕無拘禁。 畢卓吏部郎,盜酒成話柄。 王衍多清談,王戎多鄙吝。 王祥昔臥冰,得魚痊母病。 位傳孝惠帝,癡愚何太甚。 上苑問蛙鳴,彼鳴為何政。 衛瓘嘗有言,武帝疑不信。 奸雄見主昏,逞勢相吞并。李雄王成都,劉淵稱漢帝。 趙王倫爭權,中外皆爭競。 石崇富莫言,身刑財亦盡。 石勒攻洛陽,晉帝絕天命。 傳代凡四君,五十年光景。○東晉紀 中宗元帝興,改國為東晉。 豪士集新亭,舉目山河迥。 周顗獨傷情,王導偏得興。祖逖與劉琨,功名兩相并。 著鞭與枕戈,爭把中原定。 王郭為晉臣,帝親授金印。 出命征荊襄,謀反據諸郡。 帝命王導征,郭死諸兇<走并>。 位傳肅宗立,智慧明如鏡。 有志正中原,而卒不可正。 陶侃少孤貧,事母全孝敬。 母剪發延賓,范逵為舉進。 都督過八州,功被于四境。 憲宗成皇帝,蘇峻誑君令。 卞壸督兵征,父子皆喪命。孝宗穆皇帝,即位年三歲。 王昱輔朝綱,列國皆爭競。 石虎稱大王,勒種遭殺盡。 桓溫弄晉權,中外皆欽敬。 郗超入幕賓,暗受桓溫命。 王猛捫虱談,不受桓溫聘。 庾亮為司空,臨事以明敏。 謝安為司徒,果斷而民信。 淵明歸去兮,不作彭澤令。 處士王羲之,懶系皇家印。 為道寫黃庭,書罷籠鵝贐。 夏魏趙燕秦,相爭四海應。 小國并稱王,與晉皆仇釁。 迨至恭皇帝,傳位十一世。 一百零四年,國絕諸王繼。 天下國數多,分為南北紀。 ○南朝宋紀天命賦于宋,宋主得民眾。 滅燕奪晉權,諸將皆拱奉。 謝靈運不臣,恃才多放縱。 好為山澤游,末后遭誣訟。 北魏兵入疆,山岳皆搖動。 殺掠不可言,所過如空洞。 棲燕悉無巢,耕夫皆失種。 宋將莫當鋒,率眾而逃避。 宋敵登石城,嘆息檀道濟。 相傳凡八君,國屬齊蕭氏。 ○南朝齊紀 齊王蕭道成,深沉有大志。 博學能文章,欲慕唐虞氏。 世亂乏良材,無賢相與治。 位傳東昏侯,荒淫好嬉戲。 溺愛寵潘妃,所欲無不致。 剪金為蓮花,使人布于池。 令妃步于上,觀之以為喜。 北魏與爭強,交兵無間歲。 帝位難久居,朝立而暮廢。 位傳七代亡,國屬梁武帝。 ○南朝梁紀 梁王登金階,素性好持齋。 舍身為佛寺,佛法得喧豗。 具膳以蔬素,決獄為悲哀。 停征罷戰士,節用惜民財。 江南賴安康,民號小無懷。 后被侯景逼,餓死臺城災。侯景篡帝位,三月玉山頹。 落在中兵手,身尸四散開。 北齊連入寇,天下已殆哉。 相傳才四帝,國祚廢沉埋。 ○南朝陳紀 陳主滅侯景,得志登帝庭。 位繼兄子立,勤儉撫黎民。 四境頗淳治,鄰國交相侵。 后周爭比勢,連歲困三軍。 位傳陳后主,奢侈而荒淫。 張麗華得寵,宴飲無朝昏。韓擒虎入禁,投井受災迍。 傳代凡五世,民散國已傾。 南北昏至此,一百七十春。 天下歸一主,四海無二君。 ○隋紀 楊堅登帝基,改國號為隋。 先奪北朝位,次絕南帝嗣。 南北為一統,諸國罷兵師。 儉約治天下,風俗皆化之。 勸課農桑業,民間粟有馀。 嚴謹于政事,朝野賴無為。 因私被子弒,邦國悉分離。 子號隋煬帝,即位何其愚。 政事棄不理,酒色行相隨。 經營極奢侈,費用如崩夷。 剪彩懸林苑,運舟通康衢。 流連而忘反,荒亡竟不歸。興兵號侵侮,招禍惹災虞。 卒歲無休息,民困國空虛。 賊盜如蜂起,帝業一朝隳。 鄱陽士弘起,兵將數萬騎。 僭號稱楚帝,立位在江西。 李密幼好學,牛角掛漢書。 至是兵亦起,據洛稱魏都。 梁蕭銑稱帝,立都江陵居。 帝日淫虐甚,出被亂兵誅。 國敗民離散,隋乃絕皇圖。 傳位未三世,三十七年祛。 ○唐紀 唐高祖即位,策馬收隋疆。 曾因討突厥,恐禍來相傷。 其子勸父意,乘亂效翦商。 一鼓而西往,豪杰悉來降。 由斯成大業,尊父為帝王。 父老太宗繼,天下為一宇。 發獄出死囚,開宮放怨女。 饑人賣子孫,分金賜其贖。 亡卒有遺骸,散帛收歸土。 燒藥賜功臣,殺身思報補。 吮瘡撫戰士,銜恩銘肺腑。 竭力勞萬民,民各得其所。 委政問大夫,商議共裁處。 踏雪破匈奴,櫛風滅夷虜。 雪恥酬百王,除兇報千古。 胡越共一家,習文不習武。 開館召賢儒,講論文章祖。 學士十八人,同把朝綱輔。 作樂宴群臣,嘗為七德舞。 魏征為丞相,治國如安堵。 定亂不言功,帝獨稱房杜。 惟獻大寶箴,諫臣張蘊古。 傳位立高宗,政由李義府。 廢正皇后王,寵立昭儀武。 鴆殺太子弘,因為恥其母。 唐禍自此萌,朝綱歸女主。 中宗皇帝立,卻被武后廢。 謫為廬陵王,而復立其弟。 后名武則天,臨朝自稱制。 淫亂無所規,寵愛僧懷義。 昌宗張易之,出入皇宮里。 內臣不敢言,外人以為恥。 李敬業起兵,直入京城地。 越王貞亦起,同救唐宗室。 謀復立中宗,忤觸武后肺。 大殺唐子孫,改國號周氏。 若非狄仁杰,唐室絕后裔。 中宗復為帝,人道再出世。 寵用帝后韋,專權秉朝政。 與武三思通,對圍博陸戲。 人告韋后淫,帝怒而被弒。 睿宗復臨朝,重把三綱理。 姚宋總樞機,內清而外治。 帝立又三年,禪位居閑第。 唐明皇登基,左相姚元之。 宋璟為右相,中外樂雍熙。 韓休九齡繼,帝范不逾規。 明皇后奢欲,寵愛楊貴妃。 貴妃內淫亂,祿山養作兒。 晝夜居宮掖,帝心無所疑。 丑聲聞于外,黜職任邊夷。 負恩而造反,舉寇犯京師。 六部軍不發,帝懼出城西。 貴妃賜帛死,祿山兵始歸。 奸臣李林甫,養禍亂邦畿。 忠臣顏杲卿,許遠與張巡。 舍身討反賊,死節報朝廷。 三十六大將,同死睢陽城。 祿山僭稱帝,將用史思明。 祿山被子弒,思明被子刑。 父子相殺伐,其黨自完盡。 肅宗居朝廷,否極泰將升。 郭子儀入相,中外自清平。 李克弼繼相,守法猶準繩。 興衰如轉轂,世否遇讒臣。 ○下唐紀 因安祿山、史思明、李輔國之亂,曰下唐: 代宗登朝堂,自此號下唐。 初誅李輔國,眾賊悉逃亡。 復竄程元振,禍亂盡消藏。 楊綰為相國,常袞同平常。 綰相三月卒,帝泣而悲傷。 元載被誣陷,抄沒其家囊。 胡椒八百斛,他物不可方。 德宗皇帝立,佑甫攝朝綱。 帝命收時望,逾月滿朝堂。 劉晏總民賦,楊炎同平章。 始建兩征法,夏稅與秋糧。 良臣白居易,名相杜黃裳。 為邦治大節,作事多周祥。 順宗居帝陛,八月禪位亡。 憲宗迎佛骨,韓愈貶潮陽。 穆宗立四載,守制無損傷。 敬宗好游宴,流連而荒亡。 文宗信宦者,亂政害賢良。 劉蕡李德裕,獻策諫君王。 文官閑閣筆,宦者總朝綱。 帝與李鄭議,密謀誅宦郎。 宰臣王賈等,無辜劍下亡。 裴度知時勢,告歸綠野堂。 武宗皇帝立,貶削仇士良。 宣宗威命重,中外兩安康。 懿宗皇帝立,天下盜猖狂。 沙陀臣討賊,賜名李國昌。 僖宗皇帝立,世亂歲饑荒。 黃巢賊作亂,天下莫敢當。 舉兵犯帝闕,帝出奔蜀邦。 能臣李克用,討賊救晉陽。 昭宗皇帝立,有志復朝綱。 宦者季述亂,帝出奔鳳翔。 朱溫討賊亂,宦者盡遭殃。 傳代二十四,國絕于哀皇。 前后三百載,一旦歸后梁。 ○五代梁紀 梁興號五代,國祚不久長。 群雄皆僭號,諸鎮并稱王。 均王踐帝位,將用王彥章。 傳位才一世,委國付后唐。○五代唐紀 唐主莊宗立,歲歲刀兵競。 忠臣郭崇韜,受害于繼岌。 帝性愛風流,好與優人戲。 在位僅三年,卻被叛臣弒。 明宗皇帝立,持身以清儉。 每夜于宮中,焚香告上帝。 某本系胡人,因亂眾所立。 愿天生圣人,救拔生靈命。 閔帝與潞王,自暴而自棄。 叛將奪主權,滅唐為后晉。 ○五代晉紀 晉王平唐亂,將用桑維翰。 割地獻契丹,相依為鄰岸。 出帝背父盟,卻與契丹叛。契丹兵入疆,晉祚被其篡。 傳位二世亡,天下歸后漢。○五代漢紀漢主劉知遠,事晉威名煊。 至是登帝畿,契丹遭逐遣。 在位一年卒,甲兵猶未冷。 隱帝秉皇猷,二帝共四秋。 信讒殺宰輔,內亂外生憂。 諸將不平服,滅漢歸后周。 ○五代周紀 周王傳三代,國祚又更改。 世界似瓜分,人民如瓦解。 五代相繼承,速成還速敗。非關氣運衰,帝道難承載。 借問幾多年,共計五十載。○宋紀 宋祖趙匡胤,萬民之綱領。 致力平中原,四海為一并。 饑者得加飧,困者得蘇醒。 顛者得扶持,危者得安穩。 胡虜息馳驅,蠻夷罷鋒刀。 蒼生睹太平,終夜得安寢。 天生德于斯,社稷得長永。 開宴宴功臣,杯酒釋兵柄。 擇便好田廬,安置石守信。 曹彬總兵權,士卒無傷損。 趙普輔國政,帝有為必請。 普或告養親,輒舉呂馀慶。 上下悉調停,中外皆敬謹。 太宗太弟立,遵奉太后令。 治國用長君,社稷終無損。 首舉張齊賢,復相薛居正。 可惜昭與芳,不得行父政。 呂蒙正為相,賢士叨薦引。 王佑種三槐,四世登臺鼎。 真宗皇帝立,以德行仁政。 興學勸農桑,五谷陳倉廩。 臺諫向敏中,平章李文靖。 寇準與丁謂,拂須成仇釁。 王曾中三元,持身愈清謹。 仁宗居圣朝,夷簡為參謀。 文官包丞相,執法論王侯。 狄青為武將,攸服廣源州。 范仲淹奏事,降職守饒州。 良臣文彥博,賢宰歐陽修。 公心同協政,奸黨絕交游。 韓琦呂公著,竭力助皇猷。 英宗神宗繼,聽用佞臣謀。 荊公王介甫,變法征青苗。 唐介富弼等,諫不聽而休。 趙卷本回答被提問者采納*展開全部簡略是什么書*www.odisxu.buzz*?*?

聲明:本網內容旨在傳播知識僅供參考,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文字及圖片版權歸原網站所有。

天下茅茨采椽不斫
你可能還關注
熱門推薦
今日推薦 更多
2019四肖免费期期准一 2017年永久平特肖公式规律 (★^O^★)MG八宝一后游戏 网上玩江苏快3是骗局吗 彩票最新新闻 2014全年一码中特图 (-^O^-)MG搞笑斑马如何爆大奖 6场半全场中奖规则 (*^▽^*)MG不朽的浪漫游戏说明 (★^O^★)MG太阳神之许珀里翁援彩金 (★^O^★)MG吉祥8_电子游戏 福建31选7开奖号码走势图 安徽快三综合走势图 (★^O^★)MG猴子基诺登陆 高频彩开奖源码 36选7开奖中奖奖金 新疆35选7开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