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知識庫 > 正文

參寮介紹 了解參寮的詳細內容

展開全部蘇軾在新舊兩黨的夾縫中62616964757a686964616fe58685e5aeb931333238636666度過了他坎坷的一生。宋神宗元豐二年御史諫官何正臣、舒■、李定等牽強附會,以“諷刺新法”、“訕謗朝廷”等罪名將蘇軾逮捕入獄。經過幾個月的折磨,蘇軾被貶到黃州,責授黃州團練副使,本州安置,不得簽書公事。這就是蘇軾遭受的第一次沉重打擊,故他曾悲憤地說: “問汝平生功業,黃州、惠州、儋州。”(《自題金山畫像》)。 但是,政治上的失意,仕途中的挫折,最終并未使他就此沉淪下去。雖然他也違心地表示過自己不再賦詩著文,可是在壓抑中產生的強烈的創作激情一旦“沖壞藩墻”、“則文思如泉涌”,“仍復袞袞多言”(《答秦太虛書》)一發不可收抬。悲憤出詩人,“秀句出寒餓,身窮詩乃亨!”(《次韻仲殊雪中游西湖》)。在貶官黃州的五年中,蘇軾寫下了大量作品,黃州時期成為他文學創作的黃金時代,特別是詞,無論是思想內容,還是藝術的技巧和風格,都標志著蘇軾步入了自己的成熟期。故他曾自豪地說: “日近新闋甚多,篇篇皆奇”(《與陳季常書》), “亦自是一家”(《與鮮于子駿書》)。可見黃州詞在蘇軾的文學生涯里占有不可忽視的地位,值得我們予以足夠的重視。 在蘇軾的黃州詞中,反映他曠達、超脫,隨遇而安的思想及其人生態度,是一個重要的內容。 蘇軾來到黃州,首先遇到的是生活上的種種困難。 “余至黃州二年,日以困匿”(《東坡八首·敘》)“初到黃,廩入既絕,人口不少,私甚憂之,但痛自節儉,日用不得過百五十……”(《答秦太虛書》)。僅管“魚稻薪炭頗賤,甚與窮者相宜。然某平生未嘗作活計……,俸入所得隨手輒盡。而子由有七女,債負山積,賤累皆在渠處,未知何日到此!見寓僧舍,布衣蔬食,隨僧一飧,差為簡便,以此畏其到也。窮達得喪,粗了其理。但廩祿相絕,恐年截問遂有饑寒之憂,不能不少念。”(《與章子厚參政書》)。黃州的氣候也是極為惡劣的,他在《寒食雨二首》中描繪大雨之中,“小屋如漁舟,蒙蒙水云里,空庖煮寒菜,破灶燒濕葦”, “黃州僻陋多雨,氣象昏昏也”(《與章子厚參政書》),這些都真實地反映了蘇軾當時窮愁潦倒的生活與心境。 其次,他剛剛經歷了一場嚴酷的文字獄,差點落到“幾至重辟(殺頭)夥的地步,這在蘇軾心靈上更添上了沉重的陰影。他在與好友的信中說: “得罪以來,深自閉塞。……自喜漸漸不為人識。”(《答李端叔書》)透露出憂讒畏譏的心理。更令人難以忍受的是世態炎涼、人情冷暖:“謫居以來,杜門念咎而已。平生親識,亦斷往還”(《與參寥子書》)。“我謫黃岡四五年,孤舟出沒煙波里。故人不復通問訊,疾病饑寒疑死矣!”(《送沈逵赴廣南》)更高度地概括出其艱難的處境。 那么,蘇軾面對如此惡劣的境遇,所持的是如何的態度呢?請看:“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乎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回首向來瀟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定風波》,據《全宋詞》)這首詞寫于作者去沙湖道中遇雨的一件小事。原序云: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狽,余獨不覺。已而遂晴,故作此詞。”可見作者是以一個胸懷坦蕩的詩人對這件小事的獨特感受來表達自己履危如夷,坦蕩開朗,樂觀自信的襟懷和生活態度的,因而這首詞寓意深邃,耐人尋味。詞中所寫的狂風暴雨正是作者在政治生活中遭受的“暴風雨”,寒風料峭正是作者所面對的嚴酷現實,他在突如其來的暴風雨面前無所畏懼,依然逍遙自得,安之若泰。在作者看來即使自己一生都沒予“煙雨”之中,也沒有什么值得可怕,他敢于以曠達的胸襟去迎接任何打擊。結尾“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的生動景象,更是詩人以堅定樂觀的信念和曠達的態度對待厄運的生動反映。正如前人所云。 “此足徵是翁坦蕩之懷,任天而動”, “道眼前景,以曲筆直寫胸臆。”(《手批東坡樂府》鄭文焯)。同樣表現蘇軾這種對前途、未來充滿了樂觀信心和積極進取的思想的,又如《浣溪沙-游蘄水清泉寺》:“山下蘭芽短浸溪,松間沙路凈無泥,蕭蕭暮雨子規啼。 誰遵人生無再少!門前流水尚能西,休將自發唱黃雞。”同樣地是怎樣對待自發、暮年,蘇軾這首詞同自居易的《醉歌示妓人商玲瓏》詩卻有著迥然不同的思想內容,反映出兩種不同的生活態度。請看自居易的《醉歌》: “誰道使君不解歌,聽唱黃雞與白日。黃雞催曉丑時鳴,白日催年酉時沒。腰間紅綬系未穩,鏡里朱顏看已失。玲瓏玲瓏奈老何,使君歌了汝更歌。”前者是一種壯心不已。 “休將白發唱黃雞”的積極進取的精神,樂觀而爽朗,后者則是一種悲傷暮年的衰老情緒,消沉而頹廢。可見蘇軾在失意中的那種積極向上的精神是多么難得和可貴! 蘇軾何以能夠在政治逆境中保持曠達、樂觀的態度呢?我認為其原因主要在于老莊的超脫達觀、隨遇而安的人生哲學對蘇軾的影響。 當然,老莊思想對蘇軾的影響并非始于貶居黃州時期,它可以追溯到蘇軾的少年時代。 《宋史·蘇軾傳》記載:“比冠,博通經史,屬文目數千言……既而讀《莊子》,嘆曰:‘吾昔有見,口未能言,今見是書,得吾心矣。,”可見老莊思想早就深深地融進了少年蘇軾的骨子里,因而他表現出由衷的向往和傾慕。蘇軾在家鄉眉山“八歲入小學,以道士張易簡為師。童子幾百人,師獨稱吾(蘇軾)與陳太初者。”(《東坡志林》)道士張易簡向學生灌輸的道家思想同樣也深深地浸透進了少年蘇軾的心田。隨著蘇軾年齡的增長,眼界的擴大,閱歷的加深,政治上的升沉浮降,這種影響就愈顯突出和明顯。特別是在貶謫黃州期間,老莊哲學便成為蘇軾在逆境中的主要精神支柱。 老莊哲學思想中一個重要的方面就是提倡超然物外,清靜無為。老子說: “致虛極、守靜篤。”(《道德經》十六章),莊周說: “靜則明,明則虛,虛則無為麗無不為也。一(《莊子·庚桑楚》)。老莊認為,只有清凈無為,超然物外,才能把生死、禍福、哀樂、是非等一切相反相成的東西看作是絕對的統一。莊子《齊物論》中說: “物無非彼,物無非是”、“彼出于是,是亦因彼”、“是亦彼也、彼亦是也。彼亦一是非,此亦一是非”既然是非的界限都已泯滅,還談何哀樂、愛憎!人只有做到了齊衡天下萬物,才能自由自在地、無所羈絆地生活,才能做到忘卻物我、得失,從而進入精神絕對自由的逍遙境界。老莊的這些思想對蘇軾創作的影響是極為深遠的,蘇軾在《送參寥師》詩中說: “欲令詩語妙,無厭空且靜,靜故了群功,空故納萬境。”顯然在莊子的清凈無為中揉合了佛家言空的虛無思想。在《韓魏公醉白堂記》中,他更稱贊韓琦“方其寓形于一醉也,齊得喪,忘禍福,混貴賤,等賢愚,同乎萬物而與造物者游。”足見他認為齊物的境界不可驟得,因而只能托之于醉鄉。在《前赤壁賦》中,蘇軾還通過水與月的盈虧消長闡述變與不變、物我無盡的觀點: “蓋將自其變者而觀之,則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變者而觀之,則物我皆無盡也,而又何羨乎!且夫天地之間,物各有主,茍非吾之所有,雖一毫而莫取。”既然從局部的有限的具體事物的角度來看,任何事物都瞬息萬變;從整體即無限的宇宙的角度來看,萬物與人類都是沒有窮盡的,那么個人的得失、榮辱又算得了什么呢!由上不難看出,借助老莊哲學思想來解除矛盾,正是作者在失意中能始終保持樂觀、曠達、隨遇而安的態度的一個主要原園。 所謂“曠達”,即指心胸開闊、坦蕩而能因緣自適,識見通達而不迂腐、滯阻,這是一種積極的人生態度,即不論人生道路如何崎嶇坎坷都能安之若泰。顯然,一般人要做到曠達是很難的。蘇軾則不然,黃州期間,他對于“日以困匱”、“廩入既絕”,除了“痛自節儉”,采用“水到渠成”,不為之過分愁煎外,視功名得失為“不足介意” (《與秦太虛書》),而能“以時自娛”。他常常“頭戴幅巾,腳著芒履,與田父野老相交”、 “扁舟草履,放浪于山水間,與漁樵雜處。”(《宋史·蘇軾傳》、《東坡先生墓志銘》)。沒有房子、缺少糧食,就寓居“定惠院”,棲息“臨皋亭”,開墾東坡荒地,就筑“雪堂”,自號“東坡居士”。 此外,古人的曠達又常常是與狂放相表里的。我們從蘇軾在黃時的一些自稱、別號,還可以看到他所具有的狂達不羈,放浪形骸的風貌。如他自稱“狂副使”: “勸君休訴十分懷,更問尊前狂副使”(《定風波》);又自稱“狂夫”:“莫道狂夫不解狂,狂夫老更狂。”(《十拍子》);更自號“雪浪翁”等等。蘇軾在《雪堂問潘■老》一文中云: “始也抑吾之縱而鞭吾之口,終也釋吾之縛而脫吾之■。是堂之作也,吾非取雪之勢,面取雪之意,吾非逃世之事,而逃世之機。吾不知雪之為可觀賞,吾不知世之為可依違。性之便,意之適,不在于他,在于群息已動,大明既升,吾方輾轉一觀曉隙之塵飛。”(《東坡志林》),可見蘇軾就“東坡”、筑“雪堂”不是為了逃避現實,而是為了擺脫羈絆與束縛,追求自然閑適的道家式的隱居生活。 老莊哲學思想一般地比較容易流于虛無主義,道家的“出世”思想也容易令人意志消沉,逃避現實,這是其消極、落后的一面。無庸諱言,蘇軾也曾在一定程度上流露出“事皆前定”(《滿庭芳》), “此生天命更何疑”(《哨遍》), “世事一場大夢”(《西江月》),和“萬事到頭都是夢,休休,明日黃花蝶也愁”(《南鄉子》)的“宿命論”和人生虛無縹緲的消極思想。然而,縱觀蘇軾全部的人生態度,這并非主流,其基調依然是曠達、樂觀和向上的。“萬事從來風過耳,何用不著心里。”, “光景百年看便一世,生來不識愁味。”(《無愁可解》)。他被貶到嶺南,自得其樂,說:“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食荔枝二首》),后放逐海南仍無所畏懼,自稱“九死南荒吾不恨,茲游奇絕冠平生。”(《六月二十日夜渡海》)等等。 蘇軾的可貴之處,還在于他能夠比較清醒地以批判的眼光來對待老莊哲學思想。蘇軾說: “學佛道者本期予靜而達,靜似懶,達似放。學者或未至其所期,而先得其所以,不為無害。”(《答畢仲舉書》),他還說,自己學佛道是為了“專以待物之變,,以做到“遇物而應,施則無窮。”(《與滕達道書》),并強調說,學沸道要為我所取, “獨時取其粗淺假說,以自洗濯。”(《答畢仲舉書》)。正因為如此,蘇軾在借老莊哲學作為自己失意中的精神支柱時,并未受其“遁世”、 “混世”等消極思想的影響,他之忘情于物我、忘情于得失,不過是希望借此擺脫痛苦和逆境,并向污濁的現實表明自己不屑與之合流的批判態度。 因此,在蘇軾謫居黃州時期的創作中所反映出的老莊思想,在一定程度上是有積極意義的。本回答被提問者采納www.odisxu.buzz*??*?

拼音

?cān?liáo 

注音

?ㄘㄢ?ㄌㄧㄠˊ

引證解釋?

見“?參僚?”。

展開全部泉名。在 浙江省62616964757a686964616fe4b893e5b19e31333433623838 杭州市 西湖 智果寺 , 宋 僧 參寥子 卜居于此,故稱。 宋 蘇軾 《喜劉景文至》詩:“新堤舊井各無恙, 參寥 、 六一 豈念吾。” 清 孫枝蔚 《新歲寄懷王季鴻游浙中》詩:“泉水他時照鬢須, 參寥 、 六一 肯忘吾。”自注:“ 參寥 、 六一 ,皆泉名。”泉名。在 浙江省 杭州市 西湖 智果寺 , 宋 僧 參寥子 卜居于此,故稱。 宋 蘇軾 《喜劉景文至》詩:“新堤舊井各無恙, 參寥 、 六一 豈念吾。” 清 孫枝蔚 《新歲寄懷王季鴻游浙中》詩:“泉水他時照鬢須, 參寥 、 六一 肯忘吾。”自注:“ 參寥 、 六一 ,皆泉名。”泉名。在 浙江省 杭州市 西湖 智果寺 , 宋 僧 參寥子 卜居于此,故稱。 宋 蘇軾 《喜劉景文至》詩:“新堤舊井各無恙, 參寥 、 六一 豈念吾。” 清 孫枝蔚 《新歲寄懷王季鴻游浙中》詩:“泉水他時照鬢須, 參寥 、 六一 肯忘吾。”自注:“ 參寥 、 六一 ,皆泉名。”泉名。在 浙江省 杭州市 西湖 智果寺 , 宋 僧 參寥子 卜居于此,故稱。 宋 蘇軾 《喜劉景文至》詩:“新堤舊井各無恙, 參寥 、 六一 豈念吾。” 清 孫枝蔚 《新歲寄懷王季鴻游浙中》詩:“泉水他時照鬢須, 參寥 、 六一 肯忘吾。”自注:“ 參寥 、 六一 ,皆泉名。”泉名。在 浙江省 杭州市 西湖 智果寺 , 宋 僧 參寥子 卜居于此,故稱。 宋 蘇軾 《喜劉景文至》詩:“新堤舊井各無恙, 參寥 、 六一 豈念吾。” 清 孫枝蔚 《新歲寄懷王季鴻游浙中》詩:“泉水他時照鬢須, 參寥 、 六一 肯忘吾。”自注:“ 參寥 、 六一 ,皆泉名*www.odisxu.buzz*?*?

聲明:本網內容旨在傳播知識僅供參考,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文字及圖片版權歸原網站所有。

參僚
你可能還關注
熱門推薦
今日推薦 更多
2019四肖免费期期准一 湖北快三预测号 (-^O^-)MG金字塔的财富如何爆大奖 安徽快三时时彩 广东11选5娱乐平台 (*^▽^*)MG警察与土匪_电子游戏 (^ω^)MG亚马逊的秘密玩法介绍 (★^O^★)MG海底捞鱼_破解版下载 35选7开奖时间每周几 湖北30选5基本走势图 (*^▽^*)MG之书Oz_电子游戏 (^ω^)MG宁静送彩金 今日15选5开奖号码 广东南粤36选7 江西快3开奖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平特肖规律原理公式 买网赚项目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