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知識庫 > 正文

無驕介紹 了解無驕的詳細內容

展開全部這是《論語》里的來一句話,原文:子貢曰:自“貧而無諂,富而無驕2113,何如?”子曰5261:“可也;未若貧而4102樂,富而好禮者也1653.”子貢曰:“詩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之謂與?”子曰:“賜也,始可與言詩已矣,告諸往而知來者.”翻譯:子貢說:“貧窮卻不巴結奉承,有錢卻不驕傲自大,怎么樣?”孔子說:“可以了,但是還不如雖貧窮卻樂于道,縱有錢卻謙虛有禮哩.” 子貢說:“《詩經》上說:‘要對待骨、角、象牙、玉石一樣,先開料,再糙銼,細刻,然后磨光.’那就是這樣的意思吧?”孔子道:“賜呀,現在可以同你討論《詩經》了,告訴你一件,你能有所發揮,舉一反三了.” 此章的前一句對話,孔子溫婉地否定了子貢的看法,提出了安貧樂道,有錢而謙遜好禮的道理.下一句意思是說,子貢悟到由“貧而無諂,富而無驕”上升到追求貧而樂道,富而好禮猶如切、磋、琢、磨一樣精益求精.這樣的看法得到孔子的高度贊揚.認為可以和賜討論《詩經》了;認為賜是個可以舉一反三的學生.從段對話中,可以看出孔子的價值取向.以上供參考,望采納~*展開全部意思是:貧窮時不諂媚,富貴時不驕橫,怎么樣?www.odisxu.buzz*??*?

簡介

無驕,不傲慢。?

答:這是《論語》里的一句話,原文: 子貢曰:“貧而無諂,富而無驕,何如?”子曰:“可也;未若貧而樂,富而好禮者也。”子貢曰:“詩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之謂與?”子曰:“賜也,始可與言詩已矣,告諸往而知來者。” 從對話的內容可知:“貧而

展開全部貧窮卻不巴結富貴的人,富貴的人卻不驕傲,這就是人中知道。*展開全部這是《論語》里的5261一句話,原文:子貢曰4102:“貧而無1653諂,富而無驕回,何如?”子曰:“可也答;未若貧而樂,富而好禮者也.”子貢曰:“詩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之謂與?”子曰:“賜也,始可與言詩已矣,告諸往而知來者.”翻譯:子貢說:“貧窮卻不巴結奉承,有錢卻不驕傲自大,怎么樣?”孔子說:“可以了,但是還不如雖貧窮卻樂于道,縱有錢卻謙虛有禮哩.” ,僅供參考,真心再幫你期待采納,本回答被網友采納*展開全部子貢曰:“貧而無諂,富而無驕,何如?e5a48de588b6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31333431356630”子曰:“可也;未若貧而樂,富而好禮者也。”(十六)儒家看穿了“貧而諂,富而驕”的惡性循環的應對辦法詳解:上一章說明了必須通過對“貧富”的“不相”,達到“貧而無怨難;富而無驕易。”這樣一個“人不相”的社會。所謂“人不相”,就是“人不知”到“人不慍”的中間環節和必經過程,就是社會中各種階級、階層等“相”都能平等地存在,不會出現某種類型的“相”以其“相”為相,從而一“相”獨大,凌駕于其他各“相”之上。一旦出現一“相”獨大,以“相”為相的,就要對之“不相”,回復到“人不相”的眾相平等。而只有“不相”,才能“不同”;只有能同時容納各種的“不同”,才能成就其“大”,才能有所謂的“大同”。但這種“人不相”的社會只是一個中間環節,行“圣人之道”,最終要實現的是“人不慍”的大同。正因為這樣,所以接著就有了這一章。子貢,孔子的學生,以為“人不相”就是最高的境界,所以問到:“貧而無諂,富而無驕,何如?”就是“人不相”的社這個“貧而無諂,富而無驕”就是上一章所說的“貧而無怨難;富而無驕易。”也會狀態。但孔子給予的回答是:“可也;未若貧而樂,富而好禮者也。”也就是說,這種“貧而無諂,富而無驕”的“人不相”社會是可以的,已經不錯了,但還不是最理想的狀態,對于儒家來說,最理想的社會就是“貧而樂,富而好禮”的“人不慍”的大同社會。由于受通常觀念的干擾,一般人都習慣于只在財富的角度使用“貧富”,但在上一章的解釋里已經反復強調,《論語》里的“貧富”不單單指財富方面,只要人與人之間能產生差異的地方,無論是學識、智力、財富,還是政治地位、社會角色等等,都會出現“貧富”。而“人不慍”的大同社會并不是要消滅一切差異的絕對平均的社會,因為這種可能性根本不存在。人與人的差異,是必然存在的,探討在一切方面絕對平均的社會,只能是烏托邦,毫無意義。而儒家最高明的地方就在于,根本不去假設這種毫無意義的社會存在,而是在承認人與人差異的必然性前提下,探討可能出現的理想社會,其結論就是“人不慍”的大同社會。用“貧富”對社會形態進行分類,就可以得出三種基本的社會形態:“貧而諂,富而驕”、“貧而無諂,富而無驕”、“貧而樂,富而好禮”分別對應著“人不知”、“人不相”、“人不慍”的社會。而行“圣人之道”,就是要把“人不知”的社會,通過“人不相”的中間環節,最終達到“人不慍”的大同社會。《論語》對社會形態的總體把握,是十分清楚的,只是自古以來,腐儒被劣識所困,而無知之輩被妖人蠱惑,胡謅什么“打倒孔家店”的昏話。這種人,連孔子、《論語》、儒家究竟說了些什么都沒搞明白,就唾天以自污,豈能不千古遺臭?“諂”就是“奉承”,不光指語言,還包括一切行為。為什么要“奉承”?就因為是弱者而有所求。在“貧而諂,富而驕”的“人不知”社會,這種“貧而諂”無所不在。例如,下級和上級,打工和老板,賣主和買主,粉絲對偶像,小國對大國等等。至于“富而驕”就更不用說了,“驕”,因強大而驕橫。像美國,就是國家“富而驕”的典型;至于人的例子,隨處可見。“貧而諂”不得,最終就會“貧而怨難”,因“怨”有“仇”而“敵對”甚至“造反”,但“造反”成功的馬上又成為“富而驕”,又有新的“貧而諂”,結果不斷循環,都逃不出這個“貧而諂,富而驕”的“人不知”社會。《論語》、儒家看穿了這個“貧而諂,富而驕”的惡性循環,知道在這里打圈圈是沒用的,而要打破這個惡性循環的辦法,只有通過“人不相”而達到“人不慍”,最終擺脫“貧而諂,富而驕”的“人不知”的惡性循環。要實現這個打破,首先就要實現“貧而無諂,富而無驕”的“人不相”,為此,就必須要實現對“貧富”之相的“不相”,達到“人不相”。為什么實現對“貧富”之相的“不相”,就能實現“人不相”?是因為只要存在人與人的地方,就必然會出現各種方面的“貧富”之相,消滅這種“貧富”之相、將之抹平是不可能的,唯一辦法就是使之“不相”,使得各種“貧富”之相能平等地存在,實現其“不同”,容納各種“不同”而成其大,最終成就其“大同”。儒家、《論語》認為,這種“大同社會”的實現是當下的,是可以現世實現的,這種看法是由儒家的入世以及現世精神所決定的。“貧而樂,富而好禮”,樂讀yue,歌舞升平,連“貧”者弱者都能歌舞升平,而只有“不慍”才可能歌舞升平,連“貧”者都能“不慍”,這才是真正的“人不慍”,這才是“大同”。這里,“禮樂”并舉,并不是說“禮”歸富者,“樂”歸貧者,而是“互文”的修辭手法,無論貧富,都“樂”且好“禮”。為什么“禮樂”并舉?“樂”是指個體的,“禮”是人與人之間的,人人歌舞升平,相互又以禮相待,這才可能“人不慍”。另外,人人歌舞升平,還指代人人有好的修養,都是具有高度修養的君子。所謂“修身、齊家、平天下”,其人身不修,又何來“人不慍”的大同“天下平”?*www.odisxu.buzz*?*?

聲明:本網內容旨在傳播知識僅供參考,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文字及圖片版權歸原網站所有。

簡介
你可能還關注
熱門推薦
今日推薦 更多
2019四肖免费期期准一 广东好彩1最新开奖结果 湖北30选5开奖结果今天 一头一尾中特期期准 7星彩走势图2元网 (★^O^★)MG黄金农场投注 河南快三开奖查询 (*^▽^*)MG角斗士试玩 北京快3下载 网上彩票停售了吗 福彩北京快三走势图 99彩票平台奖金为什么那么高 浙江20选5专家预测推荐 (★^O^★)MG蛇和梯子玩法介绍 3d试机号442 (★^O^★)MGPlayboy黄金客户端下载 (^ω^)MG古怪猴子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