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4561236 2 3 5 6 7 8 91000001 2 3 5 6 7 8 9... 100000熱點社會娛樂體育軍事汽車財經科技育兒歷史美食數碼時尚寵物收藏家居心理文化三農健康科學游戲動漫教育職場旅游電影國際熱點推薦視頻人物科技文化軍事歷史生活
首頁 > 知識庫 > 正文

姜文是不是再也拍不出像《讓子彈飛》這樣的電影了?

姜文是不是再也拍不出像《讓子彈飛》這樣的電影了?:4年前看了《一步之遙》覺得很失望,今年看了《邪不壓正》感覺更失望。是我對姜文及其作品要求太高了?還是姜文已經江郎才盡?為什么姜文就不能像《讓子彈飛》那樣好好說一個故事呢?

“再也不干這種包餃子喂豬的事了。”

所謂餃子,是姜文在自身審美范圍內滿意度最高的作品。

所謂豬,是對著這些作品使勁大罵的觀眾。

矛盾點在于自身審美范圍這六個字。所有人的審美都一定存在局限性,只靠個人審美去創作的人,必然是沉溺自我。而沉溺自我,屬于藝術家的一個缺點。優秀的創作者沉溺自我,成品是精致而小眾的。蹩腳的創作者沉溺自我,成品必然是爛片。不管姜文屬于哪一種,這都必須是缺點。

當一部電影的票房達到現象級,都是一些什么樣的觀眾支撐起來的?他們可能只是沖著一個明星去的,可能只是看到朋友圈刷屏了就去探個究竟,可能是幾個老朋友久聚吃完飯為了打發時間選的電影,而這些人,是不會給你琢磨鏡頭和臺詞的深意的,故事沒看懂,就得罵。

而這樣一批人,被比喻成豬,不合適吧?

喜歡姜文電影的人,自然喜歡的很,因為那是小眾的東西,就好比喜歡聽嘻哈的人崇拜一個嘻哈歌手,而那個嘻哈歌手埋汰愛聽口水歌的人不懂欣賞,也不合適吧?

鬼子來了太陽照常升起一步之遙邪不壓正每一部我都看了至少三遍,喜歡的很,也能理解姜文對讓子彈飛的故事性那么不屑。

問題是,想要對投資人有交待,讓大眾拍手叫好,就去按你最不屑的去拍吧。

想要自己爽,就別那么留戀片子的商業性,也別怨路人。

最最不能的,是怨影評人,嘲諷他們不識字,畢竟路人不能給你的體面,影評人都給了。

在姜文導演的六部電影中,前三部其實是現實主義的姜文,他既是在批判,也是在關懷,雖然這種關懷充滿了一種智商上的優越感。只是,他骨子里那種巨大的虛無感,最終讓姜文的電影發生了巨變。

1

在談《邪不壓正》之前,需要回顧一下姜文的作品。

在姜文導演的六部作品中,其實可以非常清晰地分為兩個部分。

一部分是《陽光燦爛的日子》《鬼子來了》《太陽照常升起》。另一部分,則是最近的《讓子彈飛》《一步之遙》《邪不壓正》。

在這前三部戲里, 我們能清晰地看到姜文的訴求。他的看法與慣常大眾的基本印象完全相悖,而這也是姜文從始至終都如此珍貴的原因。

《陽光燦爛的日子》是對正統文革敘事的反動,它向我們展示了一個青春期的文革,那種漫天飄蕩的荷爾蒙,與那種革命宏大敘事大氣候互相感染,互相支撐,一起構建出一個真實的烏托邦幻象。

《陽光燦爛的日子》劇照

《鬼子來了》是對正統抗日敘事的解構,它向我們展示了一個更精明也更猥瑣的人民形象,那種能將軟弱與自私化為合理和高貴的智慧,那種機關算計的推卸責任和自欺欺人,它是對我們的革命敘事中最純結的人民這個詞匯的完全顛覆,也正是這種顛覆,才讓我們離1940年代的那場戰敗更近了些。

《太陽照常升起》則是對建國后整個歷史的另類敘述,它如此簡省卻又精確地重構出理想主義在建國初期怎樣朝氣蓬勃,怎樣肆無忌憚的燃燒,而到了1976年,也就是文革后期又怎么樣黯然破滅。只不過是他用了一個倒敘的方式,讓我們先看到了破滅,這才讓最后影片的主人公們在新疆的狂歡場景,顯得如此的動人如此的驚心動魄。

在《太陽照常升起》中,文革后期的破滅感和結尾的狂歡形成鮮明對比。

簡而言之,前三部電影,姜文都是有“敵人”的,他對中國人重要精神問題的關注,讓他的電影即使他的風格再跳脫,他仍然是站在大地之上的,他在現實的影響之下和主導之下跳舞,即使是大家認為看不懂的《太陽照常升起》,也是如此。

在這三部電影中,我們能看到一種越來越龐大、也越來越明徹的悲觀。

在《陽光燦爛的日子》當中,這是一個小男孩努力的融入集體,努力的想證明自己和別人不一樣,最終他發覺,他仍然被這個集體所拋棄。他仍然沒有出息,不能夠留住任何他所想要的,女人也好,尊嚴也好,他只是一個軟蛋。而影片最后,那個傻子在街上說喊出那句嘹亮的傻逼,這是對他們這一代人的定性:他們當時的那種自豪驕傲,也只不過是浮云。而馬小軍情不自禁地、頑固地纂改和美化記憶的努力,則是姜文對歷史最深刻的不信任。

《陽光燦爛的日子》中,馬小軍等人長大成人后,又遇到少年時的傻子“古倫木”,只是青春已逝,傻子的回答不再是“歐巴”。

《鬼子來了》的悲觀,在于馬大山他們費盡心思,試圖不把責任引到自己身上,還自作聰明地想占點日本人的便宜。最終都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他們都成為日本人屠刀下的冤魂。這是一種和魯迅同源的怒其不爭的憤慨。

《太陽照常升起》的悲觀,來源于我們曾如此毫無保留的相信,曾如此熱情的投入到一個偉大的開天辟地的新夢想里面去,為了這個目的,很多人放棄優渥的生活,去到那無人愿去的遠方。最終,光芒散去,也不過是一地雞毛,也不過是滿眼瘡痍。

這一階段的姜文,其實是現實主義的姜文,他既是在批判,也是在關懷,雖然這種關懷充滿了一種智商上的優越感。只是,他骨子里那種巨大的虛無感,最終讓姜文的電影發生了巨變。

2

在姜文隨后的民國三部曲里,他之前對民眾怒其不爭的諷剌,變成了一種全然厭惡的嘲諷。無論是在《讓子彈飛》中那連張麻子坐的椅子都要搶走的暴民,還是《一步之遙》中只愿意聽先奸后殺的色情故事而不愿意聽真相的群氓,他們都不再是活生生的人,而只是些讓人作嘔的符號。

《讓子彈飛》的張麻子(姜文飾)

他之前對于真實歷史的追索,也就變成了封閉的造作的世界,變成了一場場鬧劇式的狂歡。

或者說,在他的前三部電影里,姜文還是有些想不透的地方,他覺得,人怎么能這么自私與愚蠢,理想怎么會這樣消散,他還有種痛感。而他的民國三部曲,這種痛感已經消失了,變成了一種旁觀的尖銳的冷笑,在這個時候,他更多的是一種戲謔。或者說的再刻薄一點——有時候,他只是一種更高級的“肥婆掉在陰溝里”的調笑。

從影片的人物設置,我們也能看出這種變化。

在他的前三部電影里, 人物都是普通人,都是歷史的人質,或者說受害者,他們當然有他們的缺陷,但他們還是時代的一部分,他們隨著巨大的夢狂歡,也隨著巨夢的破碎而夢碎。

但在民國三部曲中,歷史在前三部戲中的莊重形象被打破了,它不再是那個巨大無朋肅穆莊嚴的希臘悲劇式的存在,而是一個任人打扮的小丑形象。在《讓子彈飛》中,所謂剿匪只是上層用來瓜分民脂民膏的奇技淫巧。《一步之遙》之中,所謂的花國選舉,也不過是上層的紈绔子弟用來洗錢的工具。而在最新的這部《邪不壓正》當中。抗日,革命也只是個人野心的一個工具。宏大敘事在姜文這兒完全消解掉了所有嚴肅性,剩下的只是丑態百出。

而他的主人公,也由前三部中局中人變成了翻云覆雨指點江山的做局的人。無論是《讓子彈飛》中的張麻子、老湯、黃四郎,還是《一步之遙》中的馬走日、項飛田、武七,或者是最新的《邪不壓正》中的藍青峰、朱潛龍等。

而這些權力的操盤手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叫作騙子。

說了這么多,想說的是,姜文潛意識里超常的敏感與較真,也就是烏托邦情結的破產,讓他陷入了一種純然的虛無主義,這種虛無主義催生出的是一種慣性的憤怒。

當世界白茫茫一片,在喪失了對具體事物的具體批判之后,姜文的態度就是機關槍似的無差別掃射。

這種虛無在《一步之遙》和這部《邪不壓正》中尤其顯眼。為什么《一步之遙》開頭那場舞蹈絢爛卻顯得冗長?因為它的敘事功能近乎于零,它完全是在借著這樣一個機會,借著姜文和葛優的口,對當下的各種惡俗的現象,做一個脫口秀式的批評批判。而在這部《邪不壓正》中也同樣如此。比如洋人爸爸到中國不守交通規則,協和醫院的大夫對著一個誤摘的好腎臟宣誓,還有對蔣介石寫日記的諷剌,其實都是無助于劇情的隨興而起,它更多的是一個時評式的批注,但姜文卻如此的津津樂道。

“人生,就是建立在誤讀之上的。”

前段時間姜文老師新電影(《邪不壓正》)要上,接了一些訪談節目,不少地方都能看到他。

我看了一期“十三邀-許知遠對話姜文”,打心底生出一感覺來。

十年前我心里絕對不會把姜文跟這詞兒放一塊,但我看完節目后心里一直在縈繞著:

笨拙。

或者說稚拙,我說不好。

關于《讓子彈飛》,姜文親自也談到了。他說

“其實說我好,也有時候夸張,有時候過度解讀。”

“《讓子彈飛》,大伙兒都覺得好,其實好多都是過分解讀的,我看著都吃驚。”

“怎么成這樣了!”

(笑,頓了頓)

“然后說看不懂的,我也吃驚。”

“我說‘啊?這就看不懂了?’”

他說這話的感覺,一點沒讓我覺得有那種遺世獨立的小優越感,我聽那口氣,那特有的結巴,他是真困惑。

霸氣,男人,雄性荷爾蒙,我們談起姜文來,總是會不自覺地聯想到這些詞。

也許在電影里,作為導演的姜文,他依然是充滿掌控力的男人,可在生活中,在面對電影的商業規則,面對市場,面對影迷,我切實的感受到姜文的稚拙,像個孩子般困惑。

怎么,怎么就喜歡我了?

怎么,怎么就不喜歡我了?

姜文想不明白這些事兒,他八成也沒細想過。他說,

“拍的時候,也許會有困惑。但拍完了,我就很堅信了。這時候,別人的喜歡和不喜歡,已經不能再左右我了。”

少年時期讀到過一本書,叫《傷心咖啡館之歌》,里面有段話當時就給我震住了。

“所謂感同身受是永遠不會存在的。真正的溝通在人與人之間幾乎不可能實現,人類不得不在與同類精神隔絕的狀態下活下去。”

朋友們,當時我還是個孩子,根本不知道怎么處理這句話。可隨著年歲的增長,我不得不承認,這句話是對的。

作為創作者的姜文,他只能通過影像為媒介,把他心中所念所想表達出來,而市場,受眾,口碑,他顧不過來了。

我不是說他有多清高,我是說他真的顧不過來了,能力短板在那。

節目中,姜文聊起了自己的母親。

這在我印象中是其少有的脆弱。其實看上去也還好,他就那么平平地說著,但我看完了,心中多少會有些許同情。當然啦,我還沒瘋呢,去同情姜文,人也不需要咱觀眾的同情,只是這是我作為一個人,對同類的情感共鳴。

他說:“我跟我媽的關系,怎么都處不好。”

“我一直想處好,一直處不好。”他急了,臉上閃現過小男孩的神色。

大段沉默后他接著說:“我媽,是,三月份去世了還。”

“最近我還老想著,我為什么跟她處不好呢?我很想跟她處好這關系。”他喃喃著,聲音越來越小,似乎不是在做節目。他困惑,想問問為什么,不知道該問誰。

姜文坦言跟母親關系緊張:給她買房子沒覺得她高興_十三邀第二季_騰訊視頻

節目的最后,許知遠提了一首詩,十七世紀英國詩人鄧約翰的作品,那是一篇布道詞,叫《沒有人是一座孤島》。

我覺得詩里有一段話挺應景的。詩說

無論誰死了,

都是我的一部分死了。

是啊,沒有人是一座孤島,可又無人不孤獨。

其實《讓子彈飛》是一個意外啦!

在《讓子彈飛》之前,姜文的是影視圈幾大最坑投資人的華語導演之一。

我記得,有人把坑的程度做了個排名,姜文貌似是第二名還是第三名。

影視投資的邏輯,跟創作邏輯是不一樣的。不是說,好作品就一定有錢賺。

一要看拿票房的能力,二要看省成本的能力,三要看縮短投資周期的能力。

(這個大家都懂的,投資理財產品的時候,肯定要看收益率,還要看投資年限,以及看管理費的比例。

所以,世上最坑的所謂投資之一就是理財險,年紀輕輕的時候買進去,七老八十的時候付給你,通貨膨脹都不知道多少倍了。)

聲明:本網內容收集自互聯網,旨在傳播知識僅供參考,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文字及圖片版權歸原網站所有。

你可能還關注
熱門推薦
今日推薦 更多
猜你喜歡
2019四肖免费期期准一 苏州e球彩开奖结果 广东好彩1哪里可以购买 (★^O^★)MG进击的猿人如何爆大奖 重庆时时彩大小分析 平码六码复式连码二 新疆18选7开奖号码 (^ω^)MG漂亮猫咪技巧介绍 福利彩票3d开机号试机号对应码 无字天书两码中特 (-^O^-)MG地府烈焰APP下载 (*^▽^*)MG燃烧的慾望游戏说明 (*^▽^*)MG开心假期投注 (★^O^★)MGPlayboy黄金_正规平台 广东省36选7开奖时间 亿客隆娱乐 (★^O^★)MG丛林巨兽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