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知識庫 > 正文

在沒有西醫的年代,中國人是怎么活下來的?

沒有取代,  19世紀以來,在西學東漸的背景下,西醫通過多種渠道傳入中國。鴉片戰爭前,62616964757a686964616fe4b893e5b19e31333234303061東印度公司的醫生郭雷樞、李文斯敦等在廣州、澳門一帶向華人行醫,將西醫傳入中國。1835年,伯駕在廣州創辦近代中國第一所教會醫院。此后,教會醫療事業不斷拓展。1876年,新教在華所辦教會醫院有16所、診所24所,1905年分別達到166所和241所。同時,傳教士還翻譯出版西醫書籍,創辦一系列教會醫學院校和護士學校。洋務運動開始后,中國人也開始興辦近代醫療事業,但起步晚、進展慢。晚清時期,也有少數中國人因出國時受西方文化影響,或因接觸通商口岸的外國私人醫生而認識和接受了西醫。相比之下,教會醫療事業是晚清影響最大的西醫事業,它與其他因素一同影響了中國人西醫觀的演變。  晚清中國人接受西醫的過程  關于晚清中國人對西醫的接受,熊月之在《西學東漸與晚清社會》中指出:中國人接受西醫經歷了“疑忌-接觸-試用-對比-信服”五個環節。這無疑是對晚清中國人接受西醫的總體態勢的精辟概括,但就不同地區不同的人群而言又表現出較大的差異性。  首先是不同階層在接受西醫時表現出明顯的差異。一般而言,在接觸西醫之初,下層社會往往走在前列。由于西醫具有較強的實用性,下層社會生活貧窮,較少受主流文化的影響,因此他們進入教會醫院時顧忌較少,較早接受了西醫治療。伯駕在第一季度的醫院報告中就說,“除極少數之外,病人都表達了完全的信任。”中上層人士則不同,他們一般都有較優越的生活條件,可以聘請名中醫治病,再加上文化上的優越感,促使他們對“夷人”的醫學嗤之以鼻,有些人則是因“疑忌”而不接受西醫。但是,下層社會求西醫治療的靈驗,久而久之對中上層社會也產生影響,特別是在中醫治療同種疾病無效時,西醫治療就成為可能。1840年前后,在大量下層群眾求伯駕治病的影響下,不少官紳也常請伯駕治病。  到第二次鴉片戰爭前,教會醫療事業在向其他地方推進時,并沒有發生因中國人疑忌西醫而發生的教案,這表明中國人一開始并不反對西醫。1860年以后,教會醫療事業向內地拓展時,開始與頻繁發生的教案發生聯系。雖然西醫在某些方面易引起中國人的猜疑,但反教者的惡意宣傳往往是引發教案的主因。不過經過一段時間,西醫很快為當地一般民眾接受,接著中上層開始接受。可見,內地和沿海在接受西醫時均表現出“下層社會在先,中上階層在后”的情形。如在19世紀末的蘇州,“中戶以上不樂西醫”。就個人而言,李鴻章可謂典型。他在19世紀60年代初就接觸到西醫;1879年,他的夫人生病,天津中醫均束手無策,后經傳教士馬根濟和郝維德治愈,至此他才接受西醫。  其次是不同地區在接受西醫方面也表現出一定的差異。很明顯,最早接受西醫的地方是最先舉辦教會醫院的通商口岸。接著,由于西醫的靈驗得到體現,加上人員往來、信息流通,周邊地方一些對西醫素無所知的人也主動前往接觸西醫。如雒魏林在上海行醫之初,蘇州、松江等周邊城市都有人前去治病。  1860年后,教會醫療事業開始向內地滲透,影響不斷增強。中國社會流動性也日趨增強,信息傳播的速度、范圍超過以前。在此背景下,西醫信息傳播到了許多地方。在以排外著稱的湖南,早在1879年就有人對西醫感興趣。據郭嵩燾日記載,當年長沙中醫夏洛林向他索要西醫書,他將《內科新說》、《西藥略釋》等四本醫書送給夏氏。在封閉的四川,19世紀80年代成都的羅定昌就很想獲得上海出版的西醫書,1886年終于購得《全體新論》、《婦嬰新說》,后據此撰著了《中西醫粹》。可見,19世紀七八十年代,內地中國人通過信息傳播對西醫已有所認識和接受。  在內地已有人對西醫感興趣時,西醫在沿海地區并未被普遍接受。據《教會新報》載:19世紀70年代初,在廣州、上海、寧波、福州等地的西醫院,有病接受治療的人“實多佩服,惟不敢就醫者亦很多”。19世紀70年代,上海的仁濟醫院、格致書院都很難找到合適的中國人學西醫,《格致匯編》答復杭州讀者說:華人開設公病院還太早,因為中國人不明醫理,“西醫之法眾人不信”。因此,在19世紀70年代,通商口岸也只是在較大程度上接受了西醫,而通商口岸的附近地區對西醫的認識和接受還處在起步階段。到19世紀八九十年代,隨著西醫事業的發展、中國社會的開放,通商口岸華人對西醫的認識在實用和學理上均有很大的進步,這時西醫也開始為當地人普遍接受。進入20世紀,西醫逐漸為內地一些主要城市接受。1915年,北洋政府正式承認西醫,西醫在中國才算真正立足。  晚清中國人對西醫認識的變化  接受西醫并不等于說完全認識了西醫,晚清中國人在長期接觸的過程中逐漸正確地認識了西醫。  起初,大多數中國人對西醫缺乏深入的接觸和了解,他們信奉西醫的一個原因就是“喜西醫之簡便與西藥之奇異”。在沒有科學地認識西醫之前,很多中國人在治病上自作主張。一些人根本不遵醫囑,有人經常把開的藥一次吃完,有的人在病情好轉后就不再繼續治療,很多人不敢接受西醫麻醉手術。  在學理上,中國人起初對于西醫的理解是相當片面的。較早從學理上對西醫進行評判的是潘仕成。他在《全體新論·弁語》中說:《全體新論》有所創見,但與《靈樞》、《素問》有不同之處,只能是“一家之言”。他對西方的解剖學也存有懷疑,認為它是解剖死人而得出的,不能反映活人的真實情況。開始時,中國人往往從表象出發,認為西醫長于外科,內科不精,對一些外科手術也感到奇異。至于西藥,很多人認為它比中藥“猛烈”。隨著教會醫療事業的發展、醫學著作的流傳、醫學教育的開展,中國人對于西醫的認識逐漸加深。1884年《全體通考》出版時,中國人對西方解剖學的認識就與以往大不相同了。當時為之作序的有廣壽、榮祿、陳蘭彬、張斯桂等人。廣壽評曰:“中國學醫者,由此悟入,將見施針用藥不爽毫厘。此書之功豈不大哉。”同時,中國人對西醫內、外科的態度也發生變化。俞樾在《中西內癥玄機·序》指出:“吾華之爭羨西醫也,莫不稱其精于外科,而不知其內科尤精”;西醫之所以精于內科就是因為它對生理解剖有準確的了解。中國人對西藥的認識也不斷加深,不僅認識到中、西藥的不同,還認識到西醫用藥的內在差別。  可見,晚清中國人對西醫的認識經歷了一個從感性到理性、由片面粗淺到全面精到的過程。  晚清中國人的中西醫觀  在接受和認識西醫的過程中,晚清中國人產生了四種不同的中西醫觀。  (一)信奉西醫而排斥中醫。晚清出身教會醫學教育的西醫大都持這種觀點,轉而信奉西醫的人中也有持此觀點者。如吳汝綸在信奉西醫后對中醫即大加排斥,說《靈樞》、《素問》、《本草綱目》等醫書都不足據;西醫解剖學相當準確,藥品又多由化學家所定,所以“百用百效”。他認為中醫遠不如西醫,宋以后的一些醫書“盡可付之一炬”。吳氏的看法過分夸大西醫,完全否定中醫,是一種極端的看法。  (二)主張中西醫會通。一些信奉西醫的人比較中西醫,認為西醫可補中醫之不足,形成以下兩種中西醫會通主張。一是認為中西醫各有所長,主張二者會通。李鴻章在《萬國藥方·序》中說:中國醫學和醫藥均有不足之處,西醫的長處在于醫學教育、醫藥、解剖學上。他還認為西醫解剖學在某些方面同中國傳統醫書有相合之處。鄭觀應認為中西醫各有短長,“棄短取長,中西合璧,必能打破中西界限,彼此發明,實于醫學大有裨益。”此外,李經邦、陳熾、鐘天緯、許克勤等人均持此種觀點。朱沛文等近代名中醫也持這種主張。另外,教會醫學教育培養出來的醫生也有人持這種主張,蘇州醫學傳教士柏樂文的學生顧福如就是例證。二是認為中西醫可以互補,但西醫有許多不足,會通應以中醫為主。這以唐宗海為代表,他在《中西匯通醫經精義》中提出“集靈、素諸經,兼中西義解之,不存疆域異同之見,但求折衷歸于一是。”但他又說,西醫在藥物、用藥、解剖學、外科治療等方面遠不及中醫。  (三)有限地肯定西醫,實際上反對或不接受西醫。這以朱一新和陳虬等人為代表。朱氏在《無邪堂答問》中說:“醫學則中國針石之技,久而失傳,西醫擅長在此。其內科之學,遠不如中國。”同時,他還從體質差異和醫理不同來反對西醫。陳虬雖承認西醫的疫病來源于病菌之說,卻又說“其實中國古籍皆已引而不發”,事實上他并沒有接受西醫。這種觀點反映了對待西學上的“西學中源”。  (四)堅持中醫排斥西醫。在反對西醫的中國人中,有的是從保存國粹出發來反對西醫的,有的是出于利益考慮而反對西醫。如19世紀七八十年代東北、浙江的一些中醫和官紳為了自身利益,制造謠言煽動群眾來反對西醫。葉德輝在《西醫論》一文中則說基督教在利用醫學傳教上成效很大,要有所防備,并從生理解剖、華夷之辨、醫理和醫藥不同等方面提出反對西醫的五個理由,最后提出要振興中醫。  綜上所述,晚清中國人西醫觀的演變是一個復雜的過程。在西醫的沖擊之下,中醫一統的局面被打破,從而造成了近代中國人醫藥觀的多元化格局。這對近代中國醫學和醫療衛生事業的發展產生了深遠的影響。本回答被提問者采納www.odisxu.buzz防采集。

(節選)江南沐雨說:能夠活下來的中華民族不是靠中醫活下來的

人都是有自尊的,即使是朋友。如果真的想幫助對方,不如直接找到對方和對方誠懇的談談。如果只是發個短信很容易讓人誤解的,不知道該不該接受,不知道是不是被看熱鬧,不知道是不是被嘲笑。只會加深誤解的。如果真的想幫助對方,只有親自出面,

.

西方人自始至終都沒有中醫,他們怎么活過來的?難道人家命硬?

中國沒出過諾獎的得主.是中國人都是美籍的

如果說起西方的醫術的話,在現代醫學發展出來之前,西方醫學基本上很長一段時間都是庸醫的天下,他們的醫生用的治療方法今天聽起來都非常荒謬:放血。

指的是梁啟超被割錯腎的事件1926年6月2日他在《晨報副刊》上發表《我的病與協和醫院》一文稱:“右腎是否一定要割,這是醫學上的問題,我們門外漢無從判斷。據那時的看法,罪在右腎,斷無可疑。當時是否可以‘刀下留人’,除了專家很難知道。但是右

沒錯,放血。

中醫注重養生,養生是中國傳統文化重要組成部分,體現中國文化的思維特點和生存智慧。生命保養與疾病治療在中醫里是平分秋色的,在中醫發展的早期甚至更為重要,即使是現在也是區別于現代醫學的最大標志。最高明的醫生是上工,即為擅長治末病,

據說華盛頓,就是因為得了個小病,醫生給他放了一升的血,然后,掛了。

我是中國人在德國開西醫診所都需要什么手續  我來答 分享 微信掃一掃 網絡繁忙請稍后重試 新浪微博 QQ空間 舉報 瀏覽4 次 可選中1個或多個下面的關鍵詞

對了,西方還有一種很奇葩的治療方法:水銀。

當然,從西方人沒有中醫的情況下,即便經歷了可怕的黑死病,還依舊活了下來(實際上除了西方還有各個其他地方),我們可以得出一個結論:人類這種生物,和其他生物一樣,本身對一些疾病有抵抗作用。

但是這種抵抗,不是個體抵抗,而是群體抵抗。也就是說,遇到某種重大疾病時,總有一些人(即便醫療條件很差)會活下來,而這些活下來的人,就會繼續生子,延續人類這個族群的整體生命。

在沒有西醫的年代,是靠我們國家中醫起到防病治病的。自古以來都有溫疫發生,每次疫情發生都是死傷成千上萬,有時是整個城池和地區的死亡。都是靠中醫摸索出來治療的。疫情的發生歷史都有記載。中醫的清瘟敗毒散,合香正氣散,都是冶了疫病的方子,現在隔離病人的方法也是古老的方法。好在現在科學發達了,死亡人數減少了,我們要相信科學,要相信黨,肯定能戰勝疫情。冶療病毒是要摸索一套有效的方法,是需要時間的。每次出現的疫情病毒都是不同,都要用不同的方法和藥物來冶療。

西方人在無西醫時候,同樣活下來,我生于40后,出生后父亡,死于痢疾,伯父下一年死于同種病,年僅二十四五歲1959年我患同樣病,只服了二天西藥,在讀初中,無缺一堂課,我們應該尊重現實

一部黃帝內經,一部傷寒論,一部本草綱目,一部易經。四部經典構成了中醫文化。

中醫誕生于原2113始社會,春秋戰國5261時期4102中醫理論已基本形成,之后1653歷代均回有總結發展。除此之外對漢字答文化圈國家影響深遠,如日本漢方醫學,韓國韓醫學,朝鮮高麗醫學、越南東醫學等都是以中醫為基礎發展起來的。中醫承載著中國古代人民同疾病作斗爭的經驗和理論知識,是在古代樸素的唯物論和自發的辨證法思想指導下,通過長期醫療實踐逐步形成并發展成的醫學理論體系。中醫學以陰陽五行作為理論基礎,將人體看成是氣、形、神的統一體,通過“望聞問切”四診合參的方法,探求病因、病性、病位、分析病機及人體內五臟六腑、經絡關節、氣血津液的變化、判斷邪正消長,進而得出病名,歸納出證型,以辨證論治原則,制定“汗、吐、下、和、溫、清、補、消”等治法,使用中藥、針灸、推拿、按摩、拔罐、氣功、食療等多種治療手段,使人體達到陰陽調和而康復。中醫治療的積極面在于希望可以協助恢復人體的陰陽平衡,而消極面則是希望當必須使用藥物來減緩疾病的惡化時,還能兼顧生命與生活的品質,“請反對中醫的人們回答一個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e59b9ee7ad9431333363363561問題:在西醫沒有傳到中國之前,你家祖上生病了咱們辦?治病了還是沒有治病?要是治病了是西醫嗎?沒有治病的話他們是硬扛過去的?看來不治病也無大礙啊!”昨天看到一個中醫粉對反對中醫的人發出這樣的質問。雖然這種問題在中醫粉或是因為中國文化環境的影響而對中醫有朦朦朧朧好感的人看來是一個難解的問題,不過,在我這種反中醫多年的人眼中,這不過是中醫粉們翻來覆去的車轱轆話罷了。在我還是對中醫有好感的年齡時,這個問題也是我曾經自以為聰明地用來反駁反中醫的人的。當然,結果是被對方幾巴掌抽醒,漸漸地開始明白“中醫的確是有意無意的騙子”,從此變成中醫黑,自愿地加入到反中醫的隊伍中。而在我成為一個中醫黑后,這個問題總是會在和中醫粉的論戰中看到。它就像一塊黏在褲子上的口香糖,如果不認真的話,是很難清除掉的。“西醫沒有傳到中國之前是怎么治病”這個問題就像黏在中醫粉腦子里的口香糖,如果中醫粉不認真地思考我這種反中醫的人所給出的答案,那么,這塊口香糖也將會一直黏在他們的腦子里。在西醫——西醫這個詞不準確,中醫是中國傳統醫學的簡稱,西醫也應該是西方傳統醫學的簡稱,所以西醫的正確叫法應該是現代醫學——傳入中國前,中國人得病了怎么辦?靠什么治病?我想從四個方面回答這個問題。如果有不完整的地方,敬請諒解,歡迎補充。第一,中醫誕生的時間大致在兩千多年以前,而現代醫學是在十八世紀才誕生的。所以,從歷史悠久和時間長短來比較的話,現代醫學確實比不過中醫。所以,中醫粉以及對中醫有好感的人有這種疑問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可以理解不等于他們的疑問就是不證自明的,這個問題很好回答,只要把眼光放的再遠一點,從兩千多年到五千年、一萬年、十萬年、百萬年,然后就會明白,和人類幾百萬年的歷史比起來,兩千多年不過是毛毛雨而已。那么,在中醫誕生之前的幾百萬年的漫長歲月里,我們人類的祖先也是要生病的,生了病怎么辦?他們看中醫嗎?顯然,我們的祖先只能硬抗,抗不下去就只有死路一條。幸運的是,我們的祖先大多都扛到了能留下后代,這樣才有了今天的我們。第二,所謂硬抗,就是依靠人體自身的自愈力來抵抗疾病。人體是有強大的自愈能力的,比如,手上被劃了道口子,不用什么白藥黑藥,凝血機制會自動讓傷口凝固結疤的。這一點,我相信所有劃破手的人都有印象。當然,自愈力雖然強大,但也不是萬能的,如果被劃破的是動脈,那么,沒有現代醫學的幫助,自愈力也就只是渣,受傷的人就只能不幸的死亡。人體對許許多多的疾病都是有自愈力的,所以,得了病不看中醫,靠硬抗也是可以的。而且,有時候硬抗的效果或許還好過被傳統醫學治療。第三,那么,怎么判斷病人好了靠得是人體的自愈力,還是吃了藥的結果呢?這就涉及到如何判斷療效這個問題了。中醫粉或對中醫有朦朦朧朧好感的人往往就是在判斷療效這個問題上糊涂。中醫或中藥有沒有效果,這不能靠“病了,吃了中藥好了,所以中藥有效”當標準,不但中醫如此,什么蒙醫蒙藥、藏醫藏藥、印度醫印度藥都是如此,因為從第二我們已經明白一個事實,那就是人體是有強大的自愈力的。所以,病好了,未必就是吃藥的結果,雖然病人確實是在吃藥后好的。我記得有個軍醫曾經在戰俘營給戰友治病,因為自己也是俘虜,沒有藥物,所以只能用悲天憫人的人道主義精神盡心地照顧戰友。結果,軍醫發現很多以前需要藥物才能治療的疾病,沒有藥物的情況下也能治療。這個發現讓軍醫大吃一驚,并對自己以前所學過的什么病用什么藥物治療的知識產生懷疑。所以,在戰爭結束后,他通過大量的研究試驗證明了自己的發現,從此提出了影響人類對藥物和治療方法的療效有劃時代認識的“隨機雙盲臨床試驗”,這個判斷藥物和治療方法效果的標準,如今是全世界的現代醫學都接受和認同的。這名軍醫就是“循證醫學”的創始人科克倫。一種藥物到底有沒有療效,只有經過大規模隨機雙盲臨床試驗才能得結論,只有這樣才能排除自愈力的因素。如果自愈力就能讓病人康復,為什么要吃藥?硬抗就可以了,藥物是有副作用的。這是對病人負責的態度和做法。但是,中醫卻不接受這一套標準,認為不能用西醫的標準來要求中醫,中醫認為“病人,吃了藥,好了”就是證明。第四,除了人類,世界上還有許許多多的動物,如果生病了就一定要吃藥看醫生,那么,動物的醫生在哪里?別忘了,獸醫可是人類從事的職業。“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事實上,在現代醫學誕生以前,大多數的人類生病以后和動物并沒有區別,病了,要么硬抗活下來,要么不幸地死去,自然就是這么殘酷。而且,現在世界上依然有很多的窮人是缺醫少藥的,他們生病以后的處境和人類的祖先并沒有什么區別,應對方式也只有硬抗。當然,人類除了醫生以為還有跳大神、喝各種符水圣水,如果它們也真的有效的話,它們的歷史比中醫更久,時間比中醫更長,內容也比中醫更博大。希望我這四條回答能夠讓拿“西醫傳入中國前,中國人是怎么看病的”提問的人有一點點的思考和啟發,那么,也不枉當初我還是對中醫有好感的小年輕時挨的那幾巴掌。如果一點點的思考和啟發都沒有的話,那就算了,就讓這塊口香糖黏在他們的腦袋里吧,畢竟孔子說過——“朽木不可雕也,糞土之墻不可杇也。”以上內容來源網絡,版權屬于原作者,僅供參考。如果您覺得好,請采納。如果您希望得到更加專業、有針對性的回答,建議您詳細咨詢相關領域專業人士內容來自www.odisxu.buzz請勿采集。

聲明:本網內容旨在傳播知識僅供參考,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文字及圖片版權歸原網站所有。

你可能還關注
熱門推薦
今日推薦 更多
2019四肖免费期期准一 安徽快3直播 (-^O^-)MG丧尸来袭玩法介绍 (^ω^)MG旋转大战游戏网站 (★^O^★)MG烈焰钻石怎么玩 福建快三基本走势图 (★^O^★)MG持枪王者试玩 (-^O^-)MG幸运妖精_豪华版 内蒙古快3开奖直播 8号彩票平台怎么样 香港赛马会足球资讯 湖北30选5基本走势图 (^ω^)MG好多寿司官网 (^ω^)MG射门高手送彩金 今天的新疆35选7开奖 (^ω^)MG东方珍兽爆分打法 最新网赚项目论坛